散文

抗疫和隐私保护,孰轻孰重?

对于政府掌握你的每一个行动,你有意见吗?我说的不是行动管制,而是MySejahtera App的行动追踪。此app在很短时间内爬上谷歌马来西亚榜上第一,因为政府规定所有商店必须记录访客,扫描二维码是最方便的办法。我抗拒了一阵子,但每次进入商店都要填写名字实在太麻烦,最后还是屈服了。

以抗疫为名,隐私议题都被暂时扫到地毯底下。MySejahtera的隐私条约的确写得很清楚:所有资料只作防疫用途,比如显示高风险地区、追踪接触史等等。这些资料全部保密,打卡记录将在90天后删除,表面上看来是在抗疫和隐私保护之间均衡地妥协。但是,政府有权修改隐私条约;而且,个人资料保护法令只管制私人界,政府不在范围内。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夺走了5千万人命,而新冠病毒死亡数据到目前为止是120万。120万条人命绝非等闲事,但没有演变成西班牙流感那样的巨大灾难,最大功臣是资讯科技。当年无法迅速传播病疫的消息,民众不知设防;追踪接触史更甭谈了,人力难为,在疫情泛滥后已无效益。我们生在资讯科技发达的年代,本是值得庆幸的,但许多人还是因为各类行管而困于家中。有没有这样的可能:这些科技本可在更早的时候便发挥作用,全面遏止疫情呢?

地球上有两家公司完全掌握了你的行踪。你几点出门上班?几点到便利店买了一包薯片?是走路、跑步、骑脚踏车还是开车?在便利遇见了谁?见面多久?谷歌和苹果能完全能知道。这两家公司掌握了全球99%的智能手机市场。除非你更改设定或是关机,否则在你口袋里的手机无时无刻都在向云端汇报你的行踪。

你的行踪资料有什么利用价值?个人行踪价值不高,谷歌用来提供和你所在地相关的搜寻结果,这只对你有用,代价是你的隐私。谷歌刚开始收集资料时,并没有把所有用途想透彻的,总之先储存着。待累积了千万人行踪的大数据,价值就慢慢被发现。比如说,谷歌可用这些资料预测公路交通情况、购物中心的繁忙时段等等;此外,便是用于广告定位。到新冠疫情发生了,这些行踪资料又出现了全新用途,既然谷歌、苹果知道所有人的行踪,用来追踪接触史不是事半功倍吗?然而两家公司都不允许政府使用它们的行踪数据库,原因是为了保护用户隐私。这是个很吊诡的状况,究竟是个人隐私重要,还是全民健康重要?这个问题其实无须回答,因为无论答案为何,两家公司都不可能违反和用户最初订定的隐私合约。

blur cartography close up concept
Photo by slon_dot_pics

谷歌、苹果之间有竞争关系,但新冠危机当前,两家公司还是在五月宣布携手合作,开发追踪接触史的功能,加入那99%的手机。这新功能不使用行踪资料,而用蓝牙科技,当几个人同在一空间内,手机会通过蓝牙互通讯息,记录和谁曾经接触。若有一人确诊,那么此人的手机可自动通知所有曾经接触者。这么做,行踪资料就不必让哪个政府部门知道了。不让政府碰行踪数据还有一个没人能明说的理由,便是资讯安全。官僚体系中有谁会真正重视这些资料的隐私考量?是否有能力防止骇客入侵、资料外泄?大家心照不宣。

两大公司协助多国政府使用上述科技抗疫,但英法两国皆不认同,而选择开发自己的科技,它们的理由是如果政府无法掌握资料,就无法监控疫情发展。两国还是用蓝牙通讯的办法记录接触史,但资料集中在政府的云端伺服器。说到这里,你有没有开始意识到我们的MySejahtera其实很阳春?它完全依赖用户自动自发扫描二维码报告行踪,而且只能追踪到在商店的接触记录,用户要是在私人场所互相接触,它就没办法了。其实政府还开发了MyTrace,功能正是使用蓝牙通讯追踪接触史,但不知为何始终没有正视它并好好宣传,注意力都集中在MySejahtera。MyTrace仅可用于安卓手机,到目前为止下载次数仅仅10万,和MySejahtera的千万有天渊之别。为什么不直接把MyTrace的功能内建到MySejahtera里头,二合为一呢?天晓得,道理大概和当年两条LRT票务系统互不相通一样。大家不信任政府的判断力,不是没有理由的。

我万分不愿使用MySejahtera,我比较推崇苹果、谷歌开发的追踪模式。可是,在我国几乎听不到抗议的声音,可见我们对于隐私保护的意识依旧不强。就算我们有个人资料保护法令,但每天还是接到银行和产业代理的行销电话,不知是谁在背后泄露和贩卖我的个人资料,我对国家银行投诉过了,也没人执法。也许新冠事大吧,隐私事小,就算提出来也不会有谁关注。不要紧,我和大家一样,很容易妥协的。

2020.11刊于当代评论

Similar Posts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