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死落地行

马死落地行

Robinsons结业,那些空荡荡的陈列架,茫茫然的,仿佛再度提醒严冬来临。我们像是面对气候骤变,束手无策。

与此同时,馬印航空公司裁员。许多被逼离开的员工并无怀恨,在社媒分享感恩之情以及温馨的飞行记忆。彼此明白,大家都逼不得已,也不只是马印航空在裁员。离职的职员能怎样?早前有报导说一位飞机师跳楼轻生,对某些人来说前景实在太灰色。但绝大多数人是千方百计的想要生存下去,比如说有一对离职的空服人员夫妇,投入完全陌生的汽车美容业。

今起全国电影院暂时熄灯,电影商协会说行动管制下电影院又开又关的,每次变化都会造成巨大消耗,反正现在也没新电影发布,就暂停营业吧!一些电影院开始售卖周边产品补贴收入,还有一些则出租放映厅,听说有球迷朋友到电影院看足球呢!最近看到一家电影院还为放映厅找到新用途,出租供电玩玩家打电动游戏!连我都有冲动想试试在超大荧幕、一流音响中打机是怎样的体验。

穷则变,通不通还很难说,但非变不可。新加坡航空公司也在求变,把飞机变餐厅,真的是重新定义飞机餐了。价钱马币上千,相当奢华,虽然昂贵,但你可以体验商务舱、头等舱,好像又很值得?尽管其实并没有飞去哪里,飞机一直是停在地面的。我国受挫的航空公司是否也可向新航取经,看看能怎样利用飞机的空间,延伸新的服务?



旅游业深受打击,业者也想方设法撑着。有者预售特价配套,顾客先买单,待疫情过去再旅游。我听说还有一家旅游公司管理层为了保障员工收入,领导全员改做食物包装工作。大丈夫能屈能伸,”马死落地行”,我对他们的精神甚感叹服。

去年书展还能办的时候,我受邀谈金庸,主办单位制作宣传海报时把我的脸P到洪七公上,没想到一年后我真的变成“洪七工”。“正常”收入锐减,我接受多样任务赚外快,“连编剧都捞埋”。但我还是幸运的,因为我本来就很喜欢尝试不同类型的创作。我不认为在短期内政府能有效帮助受疫情打击的人民,就算他们不是在忙争权夺利都好,也未必能有良策,毕竟这是前所未见的危机,我们必须得靠自己变通。

斯里兰卡海啸后,我的老师安森莱去那里探访朋友。眼见满目苍夷,人民正辛勤重建。他回来后满怀感慨地对我说:“人,实在是坚韧啊!”

我想,我们也必能撑过这次寒冬的。

2020.11刊于中国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