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逆向的岁月

看到这两天疯传的Kelisa逆向行驶视频时,我的反应和大多数人一样,是惊怖和愤怒。你经验过在大路前方突然有车迎面冲来的惊吓吗?你很可能已体会过了类似的惊吓 — 在马来西亚,我不信你没遇过逆向行驶的摩托车,那些贪图一时之便抄捷径的家伙。

逆向摩托通常靠路边行驶,吓你一跳便过去,杀伤力不大,逆向车可就不一样了,杀伤力百倍,惊吓程度也是百倍,这也就是让人愤怒的原因。三年前槟城一19岁女生逆向行车,造成一死五伤,死者的妻子刚刚怀孕。因此,看到有人逆向行车,怎能不愤怒呢?拍下视频的司机全程怒骂,虽污言秽语犹情有可原,但边开车边拍视频,也难辞其咎。

那逆向开车的司机,原来是一七旬老翁。

couple sitting on the bench
Photo by Bruno Aguirre on Unsplash

有一天我在八打灵美嘉花园的交通灯左转,为什么我把地点记得那么清楚?因为当时我以为有仇家寻仇,我左转时对面方向交通灯转绿,有一辆车要右转和我走同一条路,可是这辆车的行驶路线却不太对劲,是朝我冲来的,侵入我的左车道。我鸣笛闪避,这是哪个仇家啊?避开以后,盛怒之中我追上去鸣笛,却发现开车的竟是我年迈的亲戚。我鸣笛,他还悠悠闲闲地开车,恍若无事。

这位亲戚的太太,年纪也不小。有一次我的朋友乘她开的车,眼见前方三百米处的交通灯转红,可是司机没有慢下来的意思;两百米,朋友耐不住了,轻轻提醒说“前面有交通灯噢”;一百米,朋友都开始尖叫了,司机只是“蛤”了一声,然后就“碰”。所幸车速不快,乘客无恙。你以为前面被撞的司机会下车破口大骂?那司机也是老翁,他很客气地说不要紧,自己有时也会这样撞。

某友阿茂的妈妈年纪不小,平常少出门,也就不常开车。阿茂希望妈妈能自主自由,随时想出门就出门,于是陪妈妈练习开车。练习以后呢,阿茂说还是自己载妈妈好了,妈妈视力没问题,可是不知怎的会“吃”过别人的车道而不自知。提醒她时儿子还要被骂:“我哪里有吃别人车道啊?不要乱讲。”

那位七旬老翁,当时并无孩子接送,不是每个人都像阿茂妈妈好命。

同是本月,巴生有一八旬老翁逆向行驶,据说他没有知会家人便独自出门。如果我是那八旬老翁,我或许会想,为什么我出门需要通知家人呢?为什么我的行动必须依赖他人?回想我年轻时来去自如,还参加国际车赛呢!如今不过是要开几公里去找个朋友,难道我连这样的能力也没有了吗?

岁月这只魔兽,就是会一点一点的,把我们的视力吃掉,把听力吃掉,把反应力吃掉。闯祸的司机没有酗酒、没有吸毒,他只是败给岁月。他无疑是犯了大错,把他交给警方和法律就好,不必加诸恶言。因为啊,我们每个人都一样,终将败给岁月。

2020.11.01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