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政治,还是不带情绪比较好

如果我容许自己的情绪牵扯在政治斗争里头,我会觉得马来西亚很绝望。本无必要的沙巴选举导致新冠疫情恶化,慕沙阿曼还好意思大放厥词;为了避开国会,有人居然还企图颁布紧急状态呢!手段之卑劣已是匪夷所思。但你要如何能没有情绪呢?眼见这群本应带领国家的领袖,每天只顾在泥沼中打架。

我二十来岁时得了个文学奖,我的作品是一首政治诗,主题是烈火莫熄。评委温任平先生的评语让我印象犹深,他说政治是狂热的,这作品是难得的冷静。我想,当时冷静是因为关切未深,而如今关心则乱。其实,这样的关心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温先生只说对了一半,政治中狂热的是支持者,操盘的黑手冷静得很。

不久前和政治学者黄进发聊天,他说人民并不需要过于眷恋哪一个阵营,而是要两边利用,谁能为我们达到目的,便支持哪边。这叫我想起《康熙王朝》中的情节,年轻的康熙支持苏克萨哈斗鳌拜,孝庄皇后斥之,说党争自古皆有,身为君王应凌驾于党争之上,利用各派系相互制衡。要说这情节已不适于我们的现代民主社会吗?我们刚刚才靠“皇上英明”避过紧急状态。

我们不是君王,但人民是老板。既然政治中党派斗争是常态,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身为老板的要为这些事情烦心,命会短好几年。所以,必须把情绪抽离。我说的不是漠不关心,而是冷眼旁观,隔岸观火。对待政客,我们也必须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反正你也找不出一个政治人物可以是道德领袖。

用这样的态度来看,如果国盟的政策利民,就算他们是后门政府,也可以支持;如果希盟的诉求符合我们的利益,也一样可以支持。这不是没有立场,而是以我们本身的利益为立场。在上一场大选,我希望希盟当选的最大理由是想看到轮替发生,那么希盟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这个任务,我没有必要再为此事支持希盟。如果我相信要减少这样的政治乱象,最理想的办法是改革选举制度,那么只要国盟(或谁都好)承诺推行改革,我便支持国盟;反之亦然。再没有任何一方值得我投入感情和情绪。

或者换个角度来想,马来西亚政局不曾这么乱过,是因为过去都是一边独大,乱不起来。如今力量比较均衡了,才有互相角力的可能,搞不好这是好现象呢!这样,就没什么理由好绝望了。

2020.10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