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好紧急?

泰国很紧急,泰政府觉得很紧急,人民也觉得很紧急。人民觉得紧急,认为政府无能,已经不能容忍,要求解散国会,制定新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在示威现场,人民行“三指礼”,但这可不是童军的三指礼,而是小说和电影《饥饿游戏》中的,表示抗争。

巴育领导的泰政府觉得很紧急,因为人民要推翻的正是自己。至于泰王呢好像自我感觉还十分良好,不动如山,示威者要求改革君主制度的声音,如山风拂过。参考他过去的行为,估计他应该懒理,不会在意人民有什么诉求。巴育觉得很紧急,就颁布紧急状态,限制人民集会,否则逮捕、没收手机。

至于我们呢,有什么好紧急的?连最kiasu的安哥安娣,都懒得去超级市场排队了。行动管制就行动管制,我们已经明白如何作业了,再不至于恐慌。疫情变严重了吗?那么,我们少出门、勤洗手、戴口罩。这第三波疫情明明是政客搞出来的乱子,我们也就认了,自求多福就好。

疫情再袭,继续实施已证明有效的行动管制就好,我不觉得很紧急。青蛙跳来跳去,政府翻来覆去;从前门进去的被轰出后门,又要从后门把人推出前门。这些手段人民看得累了,此刻也不动如山,懒理。我们没有示威,发挥终极马来西亚精神:tak apa。一切如常,我不觉得很紧急。那么,究竟是谁觉得很紧急?其实大家都知道。

我们知道首相慕尤丁只有非常微小的多数支持。假设某个议员,比如很喜欢自由来去的凯鲁丁吧,突然走错方向,慕尤丁的政权就垮了。前阵子安华声称自己掌握绝大多数支持,将取而代之,并非完全不可能。操弄两头的巫统,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越是悬疑越叫人难安,让人觉得很紧急。

慕尤丁会不会因为个人很紧急,便找借口把国家也变得很紧急?进而破坏民主?人的良知,究竟值几斤几两?且等着瞧。巴育政府颁布紧急状态后,民情变得更紧急,人民无视禁令,示威反而加剧。我们的tak apa懒理,也有个限度,就看政客把我们逼到哪里。

如果示威,我也要学泰国人民的手势,不过我的人比较懒惰,只想伸出一根手指就好。

2020.10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