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O:想好好,才责怪政治人物

确诊病例弹升,民众怪罪政治人物。把责任推在他们身上,那是很容易做的事,我倒认为应该清楚了解事情始末,想好好,才好怪罪人。
 
慕沙阿曼试图夺权,逼使沙菲益解散州议会,于是选举来了,西马政治人物东飞助选,难免得办一场又一场活动。有活动必有人群聚集,也总有哪些粗心大意的人没做好防疫措施,投票日更不用说。但,其实新冠地雷在更早时已埋下。

在选举之前,沙巴监狱内已爆发传染,源头是遭逮捕的非法移民,可能因为当局掉以轻心未加检测。这样的疏忽并不出奇,因为囚犯向来不是大家最关心的对象。同样的情况在美国四月起已经发生,疏于检测,卫生设施不足,监狱内难以保持社交距离,以致疫情大爆发,囚犯人人自危,甚至暴动以要求人道对待。

当时丹斯里诺希山说一切受控,因为监狱是“行动管制”最严密的地方了,但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因为在监狱里的不止是囚犯,还有许许多多工作人员。这些人可以离开监狱,若不幸受感染,也会把病毒带入社区;生病的囚犯必须送医,也是让病毒流入社区的漏洞,六月间美国伊利诺州的病例便有15%源于监狱。
 
我国没有吸取他国的教训,也就算了。政治人物还无视这些危机,游戏照玩不误,难道还不是他们的错吗?别急,再想清楚一点,时间推前至大约二月,当时新冠疫情相对和缓,后来因为一次宗教大型集会才严重起来。为什么没人阻止大型集会?为什么没人及时行动加以追踪?啊,当时政府的领导层真空,因为有一大批人在雪莱登吃饭,然后敦马就辞职了。
 
这还不是政治人物的错?我们再想想。原产业部长凯鲁丁从土耳其回来便大摇大摆招摇过市,没有隔离,也只是打打手板从轻发落。有此先例,宗教部长祖吉菲里在确诊前更不客气。就说政治人物可恶好了,那么请问是谁把病毒传给政治人物呢?答案是:某个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的家伙;这家伙,未必是政治人物。
 
想象一下,如果我遇到祖吉菲里,他不戴口罩,趋前向我握手。他粗心大意是他的问题,如果当下我不退避,甚至跟他握手,那是我自己愚蠢,只能怪自己了。病毒说可怕也不可怕,如果全民戴口罩,完美地保持社交距离14天,它大概也就消失了。但人类自制力之脆弱,甚至愚昧,此时展露无遗,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而这些政治人物还不断树立坏榜样,又使得更多人不甘愿遵从SOP。
 
我想好好了,可以责怪这些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了。
 
 

2020.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