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常变

辗转听到本地旅行社领导者的哀声控诉,他已为业界的惨况呼吁多月,但部长什么动作都没有。他也要求不高了,就算政府假假敷衍一下、承诺一下,也就甘愿了,连这个也没有。我笑说这很难怪,如果我是部长也懒得动半根指头。为什么呢?

我哪知道这份工能做多久呀?上一任的以为能做五年,结果两年就GG。我以为自己能做三年吧,忽又听说敦马提呈不信任动议针对我老板,“大步檻過”以后又谣传可能闪电大选。我上任才六个月光景,安华又说要变天了。如果我勤奋工作,岂非傻子?

前几天听安华说他已有足够的议员支持,可再次变天当首相了。当时还不知何故,只觉得心里很冷。怎会如此呢?三月国盟夺权时我们不是义愤填膺吗?不是很希望人民投选出来的希盟政府能重新掌政吗?难道这六个月下来我已经妥协了?沉淀了几天,大概有点头绪。

安华强调这不是后门政府,呵呵,那大概是因为前门早拆掉了,此后总之有门就进。希盟本是民选的,确不能贬为后门政府,大概只能说其手段是旁门吧!让我心寒的是,我们选出来的政府能以如此“合法”手段roti-canai那样翻来覆去,那些议员可以今天支持东家、明天支持西家,人民一点办法都没有。

安华已经掌握稳当的“大多数”支持者?当时我忙着计算下个月贷款怎么还,没空去算安华这条数,只隐隐觉得不太对劲。敦马应该不能再合作了,新支持者何来?扎希后来就发文告了,不阻止巫统议员支持安华。这是否意味着安华的“大多数”支持者中包括了巫统议员呢?如果是,如今希盟得依靠此两年前辛苦推翻的“前政敌”重新执政?那么,希盟打击贪腐的宣言是不是可以丢进抽水马桶了呢?

林冠英已明言不会和扎希、纳吉领导下的巫统合作,如果这样,安华还如何掌有大多数?难道还有更多的妥协?现任首相慕尤丁只掌有微小的多数,非常弱势,完全不敢责罚手下部长,要旅行的去旅行,不隔离就请自便。安华凭着这样的支持者上位,以后能不受钳制吗?

就算闪电大选重新洗牌,也不见得能彻底解决那些后门侧门、天井地洞的毛病,于是我明白了自己何以心冷。我不是部长,所以此时我只得勤奋工作,自求多福,这大概是我们这些草民唯一能做的情了。

2020.09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