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给年轻

行管后首次在国会中辩论撤换议长时,国盟议员跋扈地揶揄正在发言的赛沙迪,甚至讥他为敦马的孙子,赛沙迪沉稳地继续说话。

没几个人看好赛沙迪,他任职青体部长期间没什么显著的建树,还不时失言、多管闲事,比如干涉私人公司的征聘条件,又比如干涉熊猫外卖的内部制度。但你也可这样诠释:这是一位热血青年的过度关心,掌有权力和资源了,希望为社会多做几件事。也可能这样想:在他还来不及有实质建树以前,位子就被偷去了。我们自己25岁的时候,又在干嘛呢?在嘛嘛档吹水。

他现在组新政党,名为”青年党“,本说以青年为主,后来开放给任何年龄层。但观其名视其人,应该吸引的会是年轻人,老油条是格格不入的。敦马批评他不应进一步分裂马来选票,他回应说自己服务的是全马人民,无分种族。呵呵,这可能吗?未来的五年十年,大概难成其事,但这不正是我们期待的局面吗?我们不是最期待看到有远大抱负的政治领袖吗?然而我们还是不敢寄以厚望–这个年轻人,哪里斗得过咄咄逼人的老油条?

如果你怀疑年轻人的能力,你无可避免的也将会怀疑青年党未来的表现。下届大选时,那些三十而已的年轻人参选,要不要投他们一票好呢?还是把票投给”有经验“的老油条?你已经知道老油条做什么最有经验,继续跳舞跑马罢了,他们被老经验框住,视在淤泥中打滚为常态,热情已灭,理想已死。我不期然的又想起马不停蹄的郭子毅,于是我更没有理由质疑年轻。

青年无疑将会面对重重打击,资源不比人多,手段不比人贱。我还是默默期许他们能撑得住,努力实现年轻人梦想中的马来西亚。这个梦想,其实和我们这辈人是一样的,只是我们已经不敢奢望,他们还敢。我们需要这样的年轻人,而不是那些只懂得跳槽捞油水的老油条。

赛沙迪只要记着一件事,就能胜过所有老油条了。只要撑过十年,他依旧是有为青年。十年以后,那些曾经在国会里讥他为孙子的人们,未必还在了。

2020.09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