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麻将

家中四面墙
太闷
妈妈和朋友
再筑四面新的
热闹的
哗啦哗啦也许就
盖过时钟和饭煲的对话
碰杠糊牌连珠笑语
远胜下午独对的电视机

而牌局偶然复杂起来
冷场时仍不禁隐隐向起
邮差的车笛 越洋来的电话
当年的琅琅书声,和
婴孩的啼哭

拈一张牌
静思几许
然后无怨无悔的
豁出去

今晚战毕
儿子工作回来,笑问起
多少
输赢

4/2/199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