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水还不算最大问题

在马来西亚,人生没有所谓必然,除了死亡和制水。最近钱包缺水已经够苦了,还要制水?可是,我觉得制水本身还不算是最严重的事。我想起小时候遇到制水时爸爸开的玩笑,香港连续剧中警察若表现欠佳就会被派去”守水塘“,那是最低要求的工作了,而我们这里连守水塘都做不好。
 
三十多年过去了,制水仍频频发生,但这次制水比较”特别“,居然不尽是水务管理公司的错。表面上看来,错在一家工厂污染了水源,全州人民对工厂恨得牙痒痒的,啊不,身体痒痒,因为没得冲凉。如今四位董事已遭逮捕,即将被控,大快人心。但我还不满意,因为我觉得背后还有更需要关注的疑问:河流污染,是现在才头一遭发生吗?不是。据报导说这家工厂在三月就曾接过6万令吉的罚单,那么,在它接到罚单以前,非法排污多久了?又,受罚以后的半年来,谁在监督工厂没有再犯?
 
我不记得三月制水有多严重,也不记得和这家公司有关系与否。假设某公司污染河流造成一百万人没水用,给我们每个人带来的麻烦和时间损失值十令吉就好,那是一天一千万,大小企业的损失更难以估算。罚6万令吉,那只是轻轻的打一下手板。况且,它图一时之便没妥善处理污油,节省下来的开支可能也不只6万,搞不好它还赚了。刑罚不严,比制水更严重。
 
环境和水务部秘书长拿督再尼乌江说要修订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加重刑罚。以目前的法律来看,就算你污染到全马变沙漠,最多监禁5年罚款50万。这数目看起来好像不小,但如果你是干国际大买卖的,比如开稀土厂吧,也许只能算是零钱。修法很好,这是去年发生金金河污染事件时,前环境部长杨美盈便已提出的事,准备提呈国会,谁知道哎呀她突然变成了前部长,然后又闹新冠疫情。
 
无论政局如何,保护环境至少是大家都能有共识的,环境污染乃影响全国民生的严重罪行,修法仍有可能推进。可是,罚50万也好500万也罢,如果有关当局明明知道一家公司有污染前科也不定期检查,无济于事。执法不力,比刑罚不严更严重。我们仍是在灾难发生后才反应,而不是主动防范。我更担忧的是,其实定期监督有在做,但官员没发现污油只看到油水。这,比制水更严重。
 
黑格尔说人类从历史中汲取的唯一教训,是人类不能从历史中汲取任何教训。三十年过去了,制水依旧。我断言未来一年内,又再大制水,只看是哪一州罢了。
 

2020.09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