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我识条铁咩

我后来回顾《乘风破浪的姐姐》,才明白为什么只有《大碗宽面》在众多歌曲中像魔音般黏在脑子里。舞技最强的孟佳、王霏霏、李斯丹妮,美得最古典的金晨,还有最cute的张含韵同在一表演团队,节目后期大家分队了,再难看到这样的黄金组合。当时我还不认识这些姐姐,不知道她们有多厉害,但歌就这样记下了,还去找来吴亦凡的原唱版本,也一样喜欢。
 


我写了几千字关于林夕和黄伟文的词评,然而读着吴亦凡写的《大碗宽面》,我突然什么都不懂了。歌词无厘头,每一句我都懂,但凑合起来我就不懂了。这明明是中文,但也像英语饶舌歌曲那样,明明每个字我都认识,但完全不懂歌手要表达什么。你先看第一段:“碗大宽无影/面长消失/像儿时的回忆” 碗怎么无影?用吃面比喻消失的儿时回忆,哪里妥当?
 
后来,武林高手比拼的画面在歌词中出现,忽然又“相聚举杯”、“武侠小说”和“魔鬼”、“虚荣心”、“面很贵”、“洗洗睡”、“一生漂泊”、“相聚甚少”、“镜花水月”、“笑傲江湖”、“儿女情长”。这么乱七八糟的到底要说什么呢?MV也没提供什么线索,表面上是向各行各业的奋斗者致敬,但其实和歌词一点关系也没有。
 
可是,我却听了又听,喜欢得很!很难解释为什么一首完全违背我创作原则的作品,会让我听得如此过瘾。旋律、编曲肯定有帮助,此外大概就因为它不按牌理出牌,让人感觉十分新鲜。生活嘛不能天天莎士比亚,偶尔也要耍耍废。感觉良好,就够。


另一首《缘分一道桥》也是这样,听来十分过瘾,但歌词实在“糟糕”。引用唐诗《出塞》的部分当然没问题,但战鼓旌旗、血染黄沙,和爱恨缘分有屁关系?一看作者是方文山,我就明白了,又来乱混所谓的中国风。可是,王力宏、谭维维实在唱得非常棒,音乐真的很好听,歌词里的瑕疵也就算了。
 
所以说,,我识条铁咩?一首歌的好坏成败,因素实在太多,何必太执着于歌词必须怎么写才对?话说“识条铁咩”这潮语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懂得与否,和金属有关?为什么是铁,而不是金不是银?潮语这回事,我识条铁。

2020.09刊于新生活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