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式行管中当一天烈士

复苏式行动管制的目的,就是要我们的生活慢慢恢复正常,不是?为了拯救大马经济,我决定视死如归,去看电影。
 
到了市中心久违的购物中心,从找车位开始就发现像我这样的烈士早已很多。终于停车后进入购物中心,所见已是管制令以前的景象,到处都是人人人人,不同的是大家都乖乖戴口罩。除了闲逛的,还有在店门前排队的人人人人,那是因为入店人数受限,然而大家都似乎很渴望、很享受排队,轮流进店内发泄那压抑许久的消费欲望。
 
媒体告诉我们零售业有多悲惨,自己真正出来走一圈,又觉得未必完全悲观。有人消费,这经济巨轮就会慢慢转动。我也排队吃饭,后来还买了一份生日礼物,消费是三位数。
 
之后,就要去看电影,已经六个月没踏足电影院,不知道你的恐惧和我一样吗?在外行走,可避开行人,感觉还好,但困在封闭的空间里两小时,就特别吓人。尽管知道每位观众都通过了体温检测,尽管知道左右两边的座位都空着,但倘若有人咳嗽、打喷嚏,我该怎么办?立刻站起来走人吗?还有,我坐着的这张椅子之前谁坐过?之前坐过的人有咳嗽、打喷嚏吗?
 
克里斯托福.诺兰就像电影《天能》中的救世主,在市场非常不确定、大家都把电影推迟上映的时候,诺兰大胆推出新作品,以他的名气和才气,给娱乐业拉一把。诺兰像我,敢敢当烈士,不过我花的是二十令吉,他呢是拿几千万美金当赌注。
 
我怀疑诺兰本身就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否则常人脑子里怎会对“时间”有那么多扭曲的诠释呢?也许他来到这时代的任务,是通过电影重塑我们的“时间观念”,等到时光机发明真出来了,我们才不会疯掉。这部电影应该叫《癫能》,看完那错综复杂的时间轴,你若不发癫,你还真能。
 
戏票是比以前贵了一点,但我得体谅电影院,毕竟座位仅剩一半能卖的。就像外头那些店面,以前能容30人购物,现在不到一半。大家的产能、营业额都大跌,如果你的经济能力还行,尽量去帮衬一下。
 
如此度过了复苏式行动管制中一个愉快的周末,如果连我也敢去看电影的话,应该会有越来越多人回到电影院。说实在的,若你是电影迷,现在正是看电影的最好时机。你可以买很多很多零食,都堆在旁边空置的座位,最重要的是女朋友被逼坐得远远的,没办法一直问你问题。
 
 

2020.09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