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个国庆,我好㷫

我不重视自己的生日,甚至厌恶。没几个人知道我的生日日期,准时祝贺的只有保险员,这样很好,我正是要把那天发生的干扰减到最低。连自己生日也不在乎,对国庆日无感应也是意料中事,但我本来不是这样的。
 
所谓本来的样子,就是二十年前更年轻的时候(现在也很年轻)。黄毛小子一事无成,唯有在自己生日时才有借口讨关注。也只是借口罢了,其实我的生日完全不重要,因为我没做过什么重要的事。

当我们说“国庆日”是个重要的日子,究竟为什么它重要呢?1957年的那个8月31,马来亚独立,它重要,是个有意义的日子,因为国父等人的奋斗,为国家争取了自主。1958年的那个831,以至以后的每个831,唯一功能只是纪念最初的831,如果没有实质进步,没有真诚反省,最多放烟花游行一下,这些都是空洞的仪式。

生日也一样,假设1990年我出世,那天对父母亲友来说确是个特别的日子。如果接下来我天天吃喝玩乐、毫无建树,立志当专业废柴,我生日有什么值得庆祝呢?不过,废柴对庆祝生日更有心理需求,因为社会不需要他,他反而更希望借庆祝生日刷存在感,就那么一天也好。
 
国家当然是在进步,诸如硬体建设、经济发展等等,这些都值得高兴,但似乎没什么好骄傲,因为我觉得那都是“应该”的,就好像一个人学走路、说话、长大、求学、毕业、工作、成家,没什么稀奇。但倘若他得诺贝尔奖,发明了电灯泡,或是创办谷歌、脸书,造福全人类,那就有点儿特别了。国庆日一直以来都没给我什么特别骄傲的感觉,除了2018年
 
那年我们翻天覆地,叫一件六十年不曾发生、没人觉得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2019年时,我默默纪念这项创举,相信马来西亚前途无可限量。
 
今年,我只想说,他妈的。
 
(我不是1990出世,你们别猜了。)

2020.0830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