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

在暗暖被窝
在爪牙未狂的角落
窗外腥风卷入数片耳语
据说
有勇士揭竿起义
瞬眼,就
肝脑涂地

就是了,
竿矛怎抵削铁如泥的刀剑
血肉之躯怎比钢盔铁甲
刀一掠
矛断
头断
魂断

(趁夜,偷偷
掘一撮泥)

风起云涌的时代
烈日或霪雨
只捉稳锄头田里松泥
狼嗥猿啼蛙鸣
人语
当作隔夜的梦呓
不能听信,更
不容重提
枝头有鸦墙底有鼠
吐出半个错字即被衔去
已是万幸啊还有一把锄
一方尚容发芽的土地

(趁夜,偷偷
掘一撮泥
莫予人…)

愤怒吗孩子 不平吗
怎能置身度外
又一群热血奔腾的壮士,为我们
刀箭穿心
倒毙在自己的热血中
但遇权贵切记哈腰
巴掌唾液 拳打脚踼
切记笑脸相迎
暴虐的年头不求心安理得
身安已是万幸
朝代年号是皇帝的晃子
正月初一依旧正月初一
还得世世代代传下去啊
我们的姓氏
骨气
本只是英雄的事

(…知
因为无从解释
趁夜,偷偷
掘一撮泥)

也并非全然无能
也有瞠目捏拳的时候
其时 暗自诅咒
残肢顽疾天打雷劈
在最密封的心底祈愿
再起一路直捣黄龙的英雄
把魑魅魍魉砍成消散的清烟
然后奋臂撒种
静待来年青绿

(趁夜,偷偷
掘一撮泥)

若我等不到来年
孩子你继续
即使草木皆兵
陋锄一把沉默耕耘
纵不燃烽火刀剑不兴

也算革命

(趁夜,偷偷
掘一撮泥年复年终会成坑
届时若鹰犬负伤而过
都活埋这里)

3/5/199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