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歧视中东人

我不喜欢中东人,他们财大气粗,横行霸道,难道不惹人讨厌吗?我歧视他们,非常合理。
 
我发表了《那个种族歧视的华人房东》以后,网上留言甚耐人寻味,好些房东提出印裔租户造成的不愉快经验,诸如拖欠租金、没妥善照顾财物等等。提出这些例子的,还包括我认识的朋友,我以为最不可能是种族主义者的。
 
首先,我相信这些不愉快经验都确有其事。既然有那么多例子,请你慎重思考一下:能不能扩展推论印裔租户以至所有印度人都是不可靠的?因此,歧视他们,非常合理。如果你还理智,应该会觉得以上推论似乎有些过份,但负面例子那么多,又似乎不容忽略,对吗?
 
有一种”现象”你也许听过或经历过:孕妇经常遇见孕妇,连孕妇的丈夫也会突然发现怎么到处都是大肚婆。另一种情况,试回想你买车的时候,你正在考虑着某个冷门型号,比如速霸陆吧,不知怎的却一直在路上遇到,原来开速霸陆的人也不少。这是心理学说的“认知偏误”,你脑子里已存有某种记忆或念头,于是会特别容易接收和这想法相符的讯息,进一步加强它。孕妇从没突然多起来,速霸陆也一样。
 
认知偏误的种类很多。又比如说过度依赖最初接收的资讯。如果你从小就听说印度人恶劣,你很可能会持续地如此相信。如果你再听到或亲身经验过印裔租户拖欠租金的事情,你会更确认你是对的,也很可能会和身边的朋友说这些经验,互相印证——印裔同胞的地位因而万劫不复
 
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歧视中东人。多年以前,某个酒店业的朋友对我说,他最怕中东客人。中东客人富有,总是租最贵的套房,但往往放任小孩肆意破坏,退房后房间几乎都得再装修。朋友说得绘声绘影,叫我印象深刻,而那个时候,其实我一个中东人也不认识,但偏见就种下了。中东豪客破坏房间的画面太鲜明,以至我几乎忘了,我后来也有过一位租户是中东学生,从来没给我麻烦。我陷入认知偏误。
 
那些关于印裔租户的不愉快经验,是否也有可能是因为认知偏误而被过度放大呢?难道没有好的印裔租户吗?当然有,但人们不会刻意去谈正常的事;难道没有不负责任的华人租户吗?当然有,但我们却只把这些当作独立个案,不会延烧全族。
 
我还是没有很喜欢中东人,那些最早的偏见粘性很强,但至少我愿意主动找出偏见的源头,尽量纠正。我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社会上的歧视和偏见不可能一夜间消除。我只希望大家下次要再说别人的不是以前,稍微想一下,真的是这样吗?所有人都这样吗?那么,这社会总会慢慢的、慢慢的好起来。
 
 

2020.08.25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