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

还听见自己的第一声啼哭
自土地彼端 自心底最深处
阵有阵无
和风荡来的声音, 轻轻
轻轻触动了鼓膜
竟扩大为澎湃的巨流
重重重重的撞痛了心灵

不舍, 已遗落在绝望深渊
挥汗以后的饱暖
原是权贵自肥的谎言
离愁俱被恨意淹没
思想的牢狱外, 原来
阴险的陷阱满布
随时将逃犯
暗杀
但赴海已没有一丝疑虑
反正土地和海洋已同样危险
反正这土地
从来不像家

和风荡来的声音, 在出发以前
愈显清晰
那是同胞的呼号, 自南方撕心裂肺的一句


死也不回

5/15/9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