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之败

若要我列举美国近代最糟糕总统前三名,第一名是特朗普,第二名是特朗普,第三名也是特朗普。此人把我曾经崇尚的美国精神,撕裂、搓揉,丢进垃圾桶。他不只没让“美国再次伟大”,而叫美国更丢脸,还把世界变得更糟糕。这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他还在唱“中国病毒”的老调?
 
特朗普说中国处理疫情不当,害全球70万人丧命,甚至指控武汉实验室制造病毒,尽管他自己的中央情报局早把这样的阴谋论斥为子虚乌有之谈。连总统也在散播阴谋论,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普罗大众对阴谋论本就有心理需要。怎么说呢?
 
绝大多数人相信因果论,并非专指佛家理论,而是相信凡事必须有起因,这样我们才能好好对自己解释这纷乱的世界,小事有小因,大因成大果。肯尼迪总统遇刺,就只是因为一个独行客突然头风?一个人就改变了历史的轨迹?一般人接受不了如此简单的事实,选择猜测背后必牵涉某些组织,有更大的图谋。自然界中随机突发的一种病毒就足以叫全球停摆?这一定不可能,于是我们又要挖出埋在地底的阴谋。我的一个朋友不到三十岁,前几个月突然急病发作,走了,这世界本就是这样,许多事情完全没道理可说。
 
特朗普若不是愚蠢,便是刻意借用阴谋论放大假想敌,此举之效是转移视线,掩饰本身的无能,把责任通通推到他人身上。那么,他就无须解释何以在地大人稀的美国,病例居然能多达5百万,死亡人数16万。在马来西亚我们常常怀疑政府的效率,但我国尚且能把病例控制在一万以下。要寻求连任,短期内却无法修复国内种种弊端,只得继续枪口对外,这和当年金融危机时马哈迪指责索罗斯的手段如出一辙。
 
除了有关病毒的指控,另一手段便是妖魔化中国科技公司,首当其冲的是华为。但切割谷歌和华为并不会打倒华为,反而会刺激中国科技公司自强,减少对美国软体的依赖。他的政治“胜利”,其实削弱了美国的网路科技领导地位。最近遭殃的是Tik Tok和微信,他以资安为由,强迫中方出售股权给美国公司,否则便禁掉这些软件,如此措施完全违背了自由市场原则,我认识的美国不是这样的.我认识的美国保证言论自由,包容百花齐放,特朗普一举让美国完全丧失道德制高点,叫美国人更抬不起头。
 
特朗普的竞选宣言是要“建墙”,阻挡墨西哥非法移民。实体的墙还没建起来,虚拟的墙他建了不少。他刚愎自用,对内杯葛媒体,斥负面批评为假新闻;对外他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终止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对中国搞贸易战,要在全球化的世界里把美国变成孤岛。美国人的世界观本就狭隘,根据2017年的数据只有四成人民持有护照,特朗普对这些人传达什么讯息?我们自己能过得更好,不需要其他人,这样的观念显然早已不合时宜。
 
肯尼迪总统有句名言:“别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问你自己能为国家做什么。”这句话的精神在于自己对自己负责了,问题不在外人,特朗普则反其道而行,也为人民灌输错误的排他观念。如今已显而易见了,特朗普当初竞选总统纯粹只为个人荣耀,本无政治理想。若他是有担当之人,当务之急是先管理好自己的国家,而非对外大放厥词。所幸美国是民主社会,还有生机,就是在来届选举彻底放弃特朗普。然而美国人民够明智吗?能发现自己三年前投错票了吗?毕竟有好些美国人相信5G能传播病毒呢!
 
特朗普是许多谐星创作笑话的灵感,换言之他是美国人的笑柄。有一回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建议喝消毒液杀病毒,后来卫生部、医院等机关频频接到民众询问:“喝消毒液真能治病吗?”南非谐星特雷弗·诺亚觉得这现象特别有趣–
 
“蠢到以为消毒液真能喝的人,也还不至于蠢到相信特朗普。”
 
 
2020.08.12刊于星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