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人和中奸人

总警长说肥鲸在澳门,中共否认包庇,不过包庇也不出奇,他的名字叫“特左”,只听名字就爱上他了。撇开肥鲸“掠水”亿万的罪行不谈,这传奇的家伙刺激我思考这社会上的一号人物:中间人。
 
我初中二时喜欢隔壁班女生,想告白又怕遭拒,怎么办呢?自然是请女生的好友帮忙试探,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使用“中间人”的经验。本来嘛,最有效率的沟通是直接的沟通,任何讯息通过第三方转达,难免会流失细节。你应该有看过这样的传话游戏,综艺节目中出现不少,甲君做几个动作、说一句话,乙君看了以后重复做给丙君看,传到队伍终端时,讯息往往完全变了样。 

直接沟通才能把误会减到最低,但人与人之间并不那么科学、那么单纯,必然夹杂着麻烦的人情。中二的我害羞,裹足不前,若不是中间人帮我省掉尴尬,刺探军情,为我的下一步铺路,中学就少了几段故事;就算被拒绝也好,我还能否认,推说是中间人恶作剧。
 
中间人,这个理论上似乎没必要存在的角色,社会却实在太需要他们了。许多行业都在扮演中间人,比如古代的媒人,两家谈聘金啊什么的,直接交涉恐伤感情,但对着媒人的面开价杀价都没有心理压力。凡和价钱相关的事,几乎都免不了要有中间人,比如产业经纪,产业买卖所涉金额庞大,买家和卖家都需要一些空间思考,经纪便可充当缓冲。
 
又比如艺人经纪,尤其能展现中间人的价值。艺人要照顾形象,很难自理行销。你想象一下,巨星如光良能不能主动联络商家:“你要不要找我代言呀?”这有多突兀啊!他必然需要一个中间人为他做行销、谈价码,艺人不能当“坏人”,就算价钱不对,也常有不好意思拒绝的时候,这“坏人”就由经纪人来当。中间人收取合理的“交易费”,是天经地义的,因为如果没有他们,那些交易很难发生。
 
贪官污吏更需要中间人,这已不是人情的问题了,而是要逃避法律。想贿赂高官,但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包青天,会不会马上把你捉起来呢?高官想喝咖啡,但怎知道对方会乖乖就范,还是回头举报?这时,中间人便可发挥“伟大”的功效,居中协调,承担风险,充当润滑剂。天下第一中间人肥鲸因而诞生。
 
中间人掌握的一大利器是资讯,他们周旋于双方,拥有双方所没有的对方资讯。若中间人没有专业操守,可扭曲资讯以图增加本身的利益。比如我用过的一位地产经纪,他为我招徕租户,我原本要求租金千五,但他对外所开的租金比我要求的更高。这本来没有问题,能用高价出租是他的本事,问题是他隐瞒我,在秘密成交以后才问我,如果能以两千出租,能否打赏他差额?后来此事被我揭穿,不再任用此人。谁知道他以后还能怎样欺骗呢?
 
中间人最重要的资产,是信誉,赚自己该赚的中介费就好,不要贪图交易双方应得的利益。又有一类似娱乐经纪者阿茂,充当商家和艺人的中间人。他掌握了商家的预算资讯,以人情和手段引导艺人接受低价,自己私吞整个蛋糕,而所有真正付出工作的人只分得到蛋糕上的一颗草莓。这事情也曝光了,阿茂以后等着吃草。
 
我们需要中间人,如果中间人的确付出努力为你促成交易,莫要吝啬付给他们合理的、应得的中介费。至于那些贪得无厌、私吞油水太多的家伙,比如肥鲸,风光不了多久,迟早会被逮到的。
 

2020.刊于访问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