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常

凌晨谁轻轻
轻轻的为含羞的垂柳
戴上一串露珠?
空气里满溢我眼神的羡妒
和祝福

不信任蝴蝶的飘忽
对花的叮嘱重复了一个上午
白天尽在太阳的热忱下感伤
关于它和月儿永远的追逐

在寒风里哆嗦了漫漫长夜
只为思索
谁为谁摘下了星星
谁又疏忽了谁的心意
终纷飞成林间的流萤?

别问吧
我碰上了什么问题
解决的时候
我会握着妳的手﹐紧紧

4/25/1992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