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戴口罩的坏宝宝

本月开始强制在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我完全不抗拒,因为我们就是一群必须要让政府妈妈严管的坏宝宝。纳吉案判决日,法庭外谁还记得社交距离这回事?
 
你看台湾宝宝,是全球抗疫典范,人民自觉,具公民意识,也不劳政府封城,病毒就是散播不开来。你看中国宝宝,人人听话(不听话的枪毙了),病毒一下子就圈了起来。我们的马来西亚宝宝呢?戴着标志隔离的粉红手环,还大剌剌地去餐厅吃饭,到银行提款。
 
戴口罩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居然引出全球社会百态,让人莞尔。我们的宝宝可不是最顽皮无知的,你看欧洲宝宝要耍帅,不肯戴口罩;美国宝宝要自由,不肯戴口罩。美国地大人稀,照理说不该成为病毒传染得最凶的地方,偏偏如此,这和人民的态度、文化息息相关,过于强调个人主义,便忽视了群体的福利。我国人民不至于心怀恶意,只是cincai,警觉性太低,侥幸心太强,
 
前几天我到一家餐厅吃饭,当时网路有点卡,扫描四维码稍慢,岂料店长对我招手示意免扫了,快进来点餐,我当下的反应是赶紧换一家餐厅。这两天吉打州爆出西瓦干嘎感染群,起因是店主从外国回来没完成隔离就出来为祸人间,害得十来人病了,好像嫌卫生部不够忙。为什么店主不肯多待在家几天呢?cincai,侥幸。
 
病例减少,人民放松戒备,因此强制戴口罩无可厚非。我倒觉得口罩的作用并不只在防止病毒传播,更重要的是给大家视觉提醒 — 危机尚未过去!也间接提醒大家保持距离、勤洗手。但也总还是有冥顽不灵的人,像某些美国人那样,硬要违反安全作业,危害你我健康,似乎连执法人员也不甚在乎,要怎么对付他们呢?
 
古代会把罪犯游街示众,以示警惕,但病人不能游街散播病毒,那么要对付那些不负责任的传病人,能否用他们的名字命名感染群?比方说周若鹏不负责任出门为祸人间,若出事了那就叫周若鹏感染群,叫这家伙遗臭万年。这么做违反病人隐私吗?那么,叫周X鹏感染群总可以吧?
 
我们cincai,但很爱面子,像半岛电视台说我国的不是,我们不顾真伪便群起攻之。我相信若真可采用以上招数,十四天后病毒就完全消失了。
 
 
 

2020.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