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阻塞

无能为力,冷雨中喘息
引掣心焦得雨水也蒸发为雾丝缕缕
目的地已无关紧要
多想在分界堤另一边

却没谁敢鸣车笛
没谁争先向前
大道中央的车辆
捉紧每分让出的空档
往旁
挪一分
再挪一分

危险讯号灯明灭明灭
车盖底的司机疯狂而无助
翻寻抛锚的原因
远处鬼魅般的呜咽,不断提醒
他正合谋
慢性杀人

仍在呼救,警号灯
慌张四顾
又一场救护车
死于文明

1996/3/2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