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歌记

天籁以外 混沌以外
天狼最狂的时刻
妳的笑语和琴
轻轻盈盈
待海的歌都沉淀为沉甸甸的心事
我守着风起 听风过山林
沙哑的嗓子唱出词意晦涩的歌曲
犹如一首怕被读懂的诗
在夜雾重重的幽谷
呻吟
而妳不经意就穿过风雨
玲珑清音撩拨最秘密的心情
想促所有禁忌都升华
为皎月 为繁星

也想飞升
却飞不起
一恨 就星月无期
山河挟千古的梦飞逝
酒醉酒醒间疑幻疑真
忽定格为灰漠漠的墙上
一幅蒙尘的山水
山水外是空荡荡的斗室
半成的诗词瘫痪在皱皱的纸
半瓶竹叶青和阴晦中真假未辨的玫瑰
便围作孤冷冷的城池
城池中独坐沉思相关于衡量
浪漫与现实完美与现实
感性与现实理性与现实
平衡以后或只余半掩窗外虫鼠唧唧
而依旧迷离地吹来妳渺渺音容
风拨风铃的音律的弦外之音,抑或
酒荡杯缘的节奏的旁敲侧击,抑或
只我多心,所谓声音从来只是寂静
曾经健笔,而今犹犹豫豫

愤而折笔
不料笔折一声格裂
乍作惊雷滚出墙垣倒塌
待滚滚沙石尘埃都落定
竟见堂堂皇皇的厅堂
我儜立座席中分处的走廊
寒凉的冷气自背脊蛇蜒
舞台上艳抹浓妆
高高低低相同的音调重复敷衍
偶然窜升作刺耳的假音身周群众
懂或不懂或被欺蒙皆雀跃欢呼
掌声拍拍拍乱拍散固执的心神
咒语般驱使我和应
愈呼愈喊愈
醉生梦死
而在魂魄都涣入靡靡空气前
暗台处急急切切传来串串琴音
重重轻轻叮叮玲玲
一场天机的揭示真相的提醒
不能谐和的乐器都噤声
歌手和听众都侧耳屏息
赫然梦觉我追向妳欲捕捉
妳肯定的眼神,或至少
实在的背影
却只余琴,无依地
沉默着
我头破血流地破墙而出
追出厅堂狂乱的追往未定的方向
无端我追入原有的空矌
天狼依旧却已无歌无琴
甚至海甚至风甚至山林

妳的音乐悠悠扬起
从我心底
和诗思交向着
半瓶干尽彻悟且无惧
趁厅堂始有骚骚攘攘的困惑我回去
紧握
妳我的声音

3/11/9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