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饮

对饮

微醺
荡漾如杯中摇晃的酒
妳說 视线蒙了
脚步轻了
脉膊急了
心情坏了
然后呆笑

醇的苦的都喝入肚里
而只容我旁观和
护妳回家

跌撞的脚步
踼痛了我
妳的醉意
仅约略沾唇
我竟已熟悉


2/8/1996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