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流苍白的纸面,那沉默数十载的诗篇
亮起在舞台炽热如太阳的探照灯
得不到结论仍要呐喊要
城内城外皆地动山摇
陶醉的被迫清醒,清醒的势必痛哭
凝结的怒目和泪水难道都
前无去路了吗?不!
鹏只待风起,风起则飞入
金碧辉煌的天地

5/5/99

记:诗句第一个字取自表演者名字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