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名片(第六集)

这是《 魔鬼的名片》系列里10篇中的第6篇

她说不许,就是不许,也不是第一次,梁实坚自讨没趣的松手。她笑说:“去把衣裤换出来,我帮你带回去洗。”

颜舒婷的体贴入微,总让梁实坚感动,他回房中换衣,把旧衣物理出来。颜舒婷回家的时候,说:“明天给电话我,约好时间,我把衣服送回来。”

是夜,梁实坚又回到那片黑暗流域。黑水及胸,他四顾却找不到水底的朱蒂,暗自生气沉光达。他涉水游走,举步艰难仍不放弃追寻。许久,忽然有人大声呼唤他的名字。次日早上,闹钟力歇声嘶的喊着,梁实坚全身乏力,不情不愿的醒来。

回到办公室,梁实坚慰问无精打彩的沉光达:“你昨晚怎么了?累成这样子?”

“就是因为没有什么。没有新去处。名片不见了,我也懒得再找新地方。”

“哈。收心养性几天吧!”

“收心较难,性嘛…”

梁实坚不再理他,拨电话给在公司的颜舒婷:“喂,舒婷吗?”

“卡!”对方把电话挂断。梁实坚以为自己拨错,小心的再拨一遍。

“卡!”梁实坚觉得奇怪,于是拨电话给在颜舒婷邻座的玛莉:“嗨!我是实坚,麻烦妳叫舒婷接电话。”

玛莉把电话递给颜舒婷,这次电话没被挂断。

“怎么了,电话坏了吗?”梁实坚问。但颜舒婷异常沉默,无言的气氛像一根细线悬着沉重的铅,随时断裂。

“到底怎么了?” 梁实坚追问,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不知道吗?”颜舒婷冷冷的问。

梁实坚心头一震,随即想舒婷是不可能知道的,镇定的反问:“什么事?”

“那好,你马上过来。”颜舒婷说。

梁实坚原想要求午餐时间才去,但颜舒婷竟会如此强力的要求,事态必然严重,匆匆请假,驱车赶往她的公司。抵达后,他快步走到颜舒婷的座位,见到毫无表情的颜舒婷,眼睛泛着几缕红丝,冷淡的扫了梁实坚一眼。

“怎么了?要不要到一旁谈谈?”梁实坚小心控制自己的语调,摸索适当的空隙切入僵冷的空气,怕太高会触发骂战,太低显露自己心虚。脑海中不断盘算,万一她真问起,如何交待当晚的行踪。

颜舒婷缓缓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名片,扔在桌上,赫然就是庄尼的名片!梁实坚看见颜舒婷纤细的手微微颤抖,她呼吸浊重但语气冰凉:“在你的裤袋找到的。”

梁实坚不明白名片怎么会在裤袋里。是谁陷害他?是沈光达?程俊杰也许知道?无数问号刮成旋风,把他卷得昏头转向,答不出话来。

可是,不答就是默认。 “好,你对得起我。你走。”说着,颜舒婷低头假装工作。

梁实坚无言以对,正待要走,却被颜舒婷叫住:“等一等。”

系列文章<< 魔鬼的名片(第五集)魔鬼的名片(第七集)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