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名片(第二集)

这是《 魔鬼的名片》系列里10篇中的第2篇

梁实坚把注意力放在正在穿衣的朱蒂。他很想问,为什么朱蒂要穿内衣,反正没一会儿就得再脱,像莲达是没穿的。他没问出口。走出房间前,不料朱蒂问他:“为什么你会来?”她想,他就是不像。

“想知道和一个完全不相识的人…”他含糊的说,被问得有点内疚。 “我不会再来了。”

那原始的好奇和冲动,就留在房中。他走出来时才看清楚门上用英文写着“按摩间”,附数行短文强调“此间绝对只作按摩之用”,和网上读来的雷同,不觉哑然失笑。这时,一头发半秃的青年男子堆着笑脸走来,是负责人庄尼,他问:“满意吗?”

“不错。”

“怎样称呼?”庄尼问。

“史宾瑟。”庄尼大概从来只问称呼,不问姓名,梁实坚寻思。每个人的身份都得隐藏在一个临时的洋名背后,自己也无法例外。

接着,庄尼大肆吹嘘该处的货色如何如何色,比他之前服务的按摩院如何如何的强,说得连头上仅余的发丝也跳起舞来。梁实坚有一句没一句的听,四顾瞥见墙壁上挂有一些足部反射区图和人体穴道图。

“这里也提供足部按摩吗?”梁实坚问。

庄尼干笑,说:“那只是挂给官爷们看的,敷衍而已。”

“没人会来检查吗?”

庄尼头一仰,掌一扳,不屑的说:“在说捉跑马机之前,跑马机已存在多久了?在喊捉跑马机后,又过了多久才捉?捉了多少?翻版也是年年喊捉年年照卖。有什么好怕?”

然后,庄尼递一根烟给梁实坚,梁实坚摇手,他便自己悠悠然的点燃,吞吐一口,浊劣的烟气让梁实坚咳了几声。庄尼继续说:“官字两个口嘛,那就多塞一点钱,就堵住了,哈哈!”

梁实坚想自己应该气愤,因为他想起廿二岁的朱蒂,也许本该拥有更璀璨的青春,而不是困在一间幽暗的斗室,迎送一个又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一双手握笔也罢织衣也罢耕作也罢,也不应是处理一袋接一袋的精液。但他气愤不起来,他自觉已无权气愤了。于是,起身便走。

庄尼留他说:“等等。”然后抽出一张名片。

名片的设计干净,用高雅的字形印着“健身中心”的名字及地点,但没印人名。庄尼在留白的位置填上自己的称呼,交给梁实坚。梁实坚惯性的想给庄尼自己的名片,但及时压抑。

“有空再来,来之前可以预约,我可以为你特别安排。”

系列文章<< 魔鬼的名片(第一集)魔鬼的名片(第三集)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