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名片(第七集)

这是《 魔鬼的名片》系列里10篇中的第7篇

梁实坚心中一宽,谁知颜舒婷继续说:“把名片拿走!”

他悻然拾起名片,忽然觉得名片微微烫手,他定一定神,赶紧放进裤袋。飙车回到办公室后,梁实坚走到沈光达面前,握拳冷静的告诉沈光达:“舒婷在我裤袋找到一张名片。”

梁实坚瞪着他的脸想看穿每寸肌肉的牵动,但沈光达浑然不觉,随口问:“什么名片?又怎样?”

沈光达眯起眼睛,一幅疑惑的样子。突然,他轻拍大腿,低声叫道:“难道你有两张?”

梁实坚语带怀疑:“只有一张,但明明给了你。”

“但我明明弄不见了。” 沈光达鬼祟的指了指茶水间,“我们到那里去。”

两人到茶水间窃窃私语。沈光达问:“公司里你得罪了谁?”

“没有啊!”梁实坚说。

“有利害关系的人呢?像俊杰。最近不是风闻,张经理要升你们其中一人当副经理吗?”

也许那天俊杰插嘴说看到有人到沈光达的座位,就是为了洗脱嫌疑。梁实坚越想越觉得是,但,莫说手上没有证据,就算有,这等丑事如何搬出来和他争吵?

当天回家,看到自己的衣物狼藉地上,想必是怒意未歇的颜舒婷来过。他每拾一件,心里就多一份懊恼,自觉一肚子冤屈,却又怪不了谁。他上网检查电子邮箱,妄想颜舒婷会来信。他想拨电话,但拿起听筒肌肉就僵硬,犹豫许久,仍然放下。

他衣服也没换就疲倦的躺在床上,从袋里掏出名片,恨恨瞪视。名片上每一笔字竟慢慢分化成条条细蛇,缓缓游走,他惊奇的凝视直至眼球干燥。忽然蛇群噬向梁实坚的手指,他大骇,奋力把名片撕成两半,狠狠丢入床边的垃圾桶。他双手捂脸,想隔绝所有幻觉,思索着如何挽回颜舒婷的心,忧虑地入眠。

他已浸在黑水中,却能呼吸自如,犹如回到母体,黑暗就是自己最初的归属。他感觉到朱蒂就在右方张臂欢迎他的回归,但另一端却是颜舒婷。两个女人皆发出罗惹莱般的摄神吟哦。他往左,右边的声音加剧淫荡;他往右,左边的声音急促痛苦。他左右徘徊不已,恼怒的大叫,左右臂无限伸长,掌心吸盘般捉住两个女人的乳房,把两人扯向自己。

醒来时已是翌日八时半,昨晚忘了设定闹钟,梁实坚庆幸自己未换去衬衫长裤,匆忙上班,到达时已迟了五分钟。

沈光达喜盈盈的对他说:“还好没迟太多。张经理要见你哩,现在正和俊杰谈着。”

(待续)

系列文章<< 魔鬼的名片(第六集)魔鬼的名片(第八集)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