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书店老板和罗厘司机理论

–地点据称文化街

那夜两辆罗厘堵着街首的书店
万代书香尽没入百里尘烟
于是老板光火了
出来理论

他说这条马路本没车位(所以自由泊车)
怎能独占啊只图一己之便(对,我方便)
他说路人本看不清了巫文过重的招牌(?)
这一挡又要阻绝多少书缘(?)

隔壁的民歌餐厅探出头来
又缩入少年的明星梦
台湾和卖给台湾的歌乐
反正还能挤过罗厘向人招手
街尾的酒吧入夜后更置身世外
反正来到街尾必先错过街头

司机后来听不懂跑入仓库
因为老板的理论没夹粗口
他拍门冥顽不灵地努力提出
合理要求

警局旁的非法泊车佬勒索一元以后
幸勤地指挥排气管呕出的乌烟
后面大街的翻版档竟堕入沉思
老板的一翻滔滔雄辩
可有翻版的价值

老板心酸的回到书店
却见数个持书的青年
穿梭书林
浑然
忘我

呵,稍安勿燥吧
罗厘怎挡得住一心要来的人?
待个三年两载
也得好好招待
他的小孩

199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