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

或许我们在等一场风雨
卷起惊天泣地的生离死别
让时间把我们逼向崖边
始有充足理由
焚诗
把所有晦涩烧掉
把所有轻愁烧掉
把所有转折与技巧烧掉烧掉
以最原始的嚎哭
任情感迸裂

或许我们在等
一个风和日丽的季节
酝酿半杯鸟语花香的醉意
可以有意无意不着边际
谈起偏高的体温
谈起孤冷的黑夜
谈起失眠以后睁眼的梦呓
然后我的眼神妳不会意
妳的笑容我不肯定

却为什么要等呢?
生命是鬼斧神工的冰雕
永恒不站在我们这里
在下一秒吞食上一秒前
何不先赤裸自己
让一些心意开始交通
一些希冀有了根据

而我们仍在漫漫的等
或许,等旁人代传一个口讯
或许等我或许等妳
最怕啊,等得彼此
什么也毋须再提

1998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