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以后

让情人噙泪的诗篇
也有让诗人泣恨的稿酬
酒廊轻狂的啤酒
总醉不过周一的闹钟
帐单期限取代情人节
连爱情也必须企划

仍有追风的豪情,只是
临崖却不敢飞跃了

1999年12月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