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您的女儿

–《有梦如刀》读后

也许难免
他会为占米的长发唠叨半天
妳不在家的十一点他辗转难眠
若妳掩耳冲入房间
不要忘记
妳的父亲
写诗

轻轻翻开
他就透明而具体
可以伤流水可以愁落花
也曾国也曾家
散发 狂诗 酩酊
敢有动地的豪情

而余下的 看
都为你
半本风雨
一路欣喜

1/30/199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