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荤食,关人鸟事?

南多鸡取消了素食选项,让吴维彬失望了,然后他做了一件全天下消费者都可能做、也有权力做的事 — 不爽就讲!我也正在做这样的事。
 
话说两年前买了一台三星平板,没几个星期就得送修,来回几次后总算稳定下来。可是,上星期自动更新作业系统以后,再也不能开机,只好再送修。此刻我还在和三星周旋,他们的立场是过了保用期,维修要付费;我的立场是,那么贵的东西用两年就寿终正寝?而且关键是错不在我,谁能给我解释为什么软件更新会导致电板失灵?维修费过千?
 
我也来想拿着三星平板做个拇指朝下的手势,因为我失望,一直以来我都是三星粉丝。吴维彬可能喜欢南多鸡的素食,当下也深感失望,现代人不是一有情绪就会在自己的社媒园地发泄吗?比如说你的顾客让你受气了,你不曾在脸书发牢骚吗?倘若我如此控诉三星,网民是不是也要来霸凌我呢?我对这事件本身没意见,叫我感兴趣的是网民行为。无论横看竖看,这都是我和三星之间的私人恩怨,吴维彬事件也是他和南多鸡之间的私人恩怨,为什么这值得旁人操心插嘴呢?
 
其实,这不过是个多数欺凌少数的案例。把事件反过来想,如果一家餐馆取消所有荤食,肉食客公开发牢骚,不只素食者不会反击,其他人也不会发言。为什么呢?肉食客占绝对多数,服务肉食客的企业也占绝对多数,一家关了,还有另一家。相对的,素食者是绝对少数,甚至可说是异类,诚实的说,排挤异类是一般人的天性。平常也许相安无事,倘若占少数的弱势者提出多数者不认同的言论,多数者想也不想就能群起把怨气发泄在弱势者身上。这还需要举例吗?比如犹太人、罗兴亚人、同性恋者、大马华裔、印等,少数者的权益,从来不是多数者首要关心的事情。
 
南多鸡是粉丝众多的品牌,吴维彬是个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私人恩怨也就不那么私人了。肉食派人多势众,很容易起哄,以多数压少数。如果理智来看,这只是一个消费人发表他个人的失望,关人鸟事?为什么要欺负他呢?根据这个逻辑,如果我公开投诉三星,应该不会有人霸凌我,因为我是多数三星使用者的一员,消费者都希望三星能提供更合理的服务,惠益大家。
 
但这还是我和三星之间的私人恩怨,产品有瑕疵也是特例,和南多鸡有没有素食选项一样,并不值得大家关注,消耗社会资源。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不是吗?如果那鸡没烤熟就干干净净地端出来了,这才值得大家吵啊!
 
 
2020.07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