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马来西亚人的真面目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揭露我国对待外劳不甚人道,这怎么可能?我国最重视人权了,肯定待客如贵宾,难道不是吗?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第一时间跳出来反驳,条条都是硬道理,政府是顺应人民所愿,为控制疫情而加强管制非法外劳。这些人非法居留,本已触犯本国法律,捉起来遣送回国,是天经地义的。伊斯迈半句没说错。
 
民间也有医生跳出来为政府辩护,说在医院中无论医治国民抑或外劳皆一视同仁,医生也没说错,网民起哄支持,只不过半岛电视台的焦点其实针对拘留所,并非医院,这位医生一时搞混了吧。总之,我所观察到的国人都不满意半岛电视台抹黑马来西亚,大家好久没这么团结过了,真要感谢半岛电视台。那么,究竟半岛是否真如部长所说,在睁大眼睛撒谎吗?
 
2018年二月,印佣阿德丽娜被救出时,据说已与狗同住整个月,伤痕累累,手脚溃烂,翌日因器官衰竭不治身亡,雇主安碧嘉被控谋杀。这绝对不是个案,2015年本国一对夫妇把柬佣美丝灿活活饿死。若要深究,虐佣案一直在发生,你能看得到的只是浮出海面的冰山一角,是最无良、最骇人听闻的案子,底下还有无数外劳在受欺负。你不必看得太远,就观察一下自己的亲戚怎么对待家里的帮佣。
 
有准证也好,没准证也罢,外劳就是处于弱势。若非贫穷,何须离乡背井?在这里更是无权无势,低人一等。更糟糕的是语言不通,文化不同,无法融入社会,叫本地人视为异类。排挤异类乃人之常情,但别忘了却是我们主动把外劳引入家里,纳入工地的。在彼此社会地位大大悬殊的情况下,雇主怎么对待外劳就完全显现了其人格,一些人突然成了暴君,对外劳极尽剥削。当然,大多数人不会如此极端,可是这些“大多数人”对这些事件的反应又是如何呢?
 
今年四月,罗兴亚难民企图从浮罗交怡偷渡入境,引发应否收留难民的争议。反对的声音非常不友善,把罗兴亚十八代祖宗的罪孽都数了一遍,仿佛杀过自己祖上一家,这些人浮尸海上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我们排外的心态,丝毫不逊于美国人、澳洲人、英国人,这些就是我们的“大多数人”。如果这样的心态确然普遍存在于大多数国人的心里,或许你可以推想:我们会怎样对待拘留所中的非法外来者?半岛电视台真的如部长所说,尽是在撒谎吗?至于那些“大多数人”,并不会为了外人受虐而挺身而出,只会隔岸观火。部长说顺应民意控管外劳,这次是真的顺应民意。
 
半岛电视台的败笔在于过于依赖外劳说出“可能的真相”,缺少本国国民的相对的说法,于是让本就对立的两者更剑拔弩张。但我们“大多数人”排外,半岛又如何能找到敢公开表态的本国人呢?的确还有同情外劳的善人在尽力帮助他们,但他们也无法亲睹拘留所内的情况。至于知道一二的,像难民庇护所发起人柯玉莉,公开发言的下场是面对移民厅报警,警方传召她问话。这些同情外劳的朋友,都是在逆势中伸出援手的,原则很简单,人有人权,不该被当作动物对待。
 
本国媒体能做像半岛电视台那样的报导吗?恐怕不能,就好像你不会看到中国媒体赞颂人权和民主,要靠外国媒体报导不同的声音。外媒也是镜子,从另外的角度照出事情的另一面,而我国政府和人民的本能反应是击碎镜子–传召社会工作者问话,调查半岛电视台记者,取消客工莱汉的工作准证。我们拒绝反思反省,只知反击,否认丑陋的存在,更莫说深入调查和改进。
 
对安碧嘉谋杀罪的控状,高庭于去年四月撤销,理由不详。总检察署上诉,印尼大使馆发文告追究,此外本国大多数人还有谁关注和追踪吗?不过是一个外劳的性命罢了。就算半岛电视台的节目是虚假的,所有镜头都是取巧而得的,但引出来的大马人面目,无比真实。
 
 
2020.07刊于当代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