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我多花钱?钱咧?

首相慕尤丁鼓励国人多消费,尤其多购买本地产品,以刺激经济尽早复苏。尽管我知道首相这番话有凯恩斯理论基础,摸着日渐消瘦的钱包,听起来就是刺耳。
 
因某种机缘我“有幸”听到某地产“大师”的课程,谈的是地产投资,纠正了我的一些偏见,原来并非每个在此时开课的老师都在招摇撞骗,也确有一些有识之士。大师说国行降息数次了,房贷利息是前所未见的低,这是投资房产的良机。他也说得有理,但还是刺耳。问题出在哪里?
 
六个月的暂免还贷转眼就要结束,尽管这三个月来人民得以稍作喘息,但行动管制令下百业重伤,有储备金流的商家尚可勉力支撑,其他的只得黯然结业。接下来的两个月,不见得生意能恢复几成,因为消费者的收入亦不稳定,对前景悲观,不管首相怎么说,就是不会随便花钱。到十月,商家的金流消耗殆尽,又得偿还贷款,恐怕再掀起另一波倒闭潮。
 
大师这时候教我们投资房产?假设我轻信大师,此时入手店屋,近期内有几个商家有能力租呢?投资住宅也许风险较低,但我还是必须有足够的财力持有。未来一年充满未知,这时候还敢借贷投资,心脏真的要很强大。说穿了,大师自己也要卖房产。
 
大师的理论也许是对的,但我们遇到这百年罕见的新冠病疫,世界将如何变化任谁也说不准。首相鼓励消费,政府奉行凯恩斯理论为市场注入金流,都是合理的,也曾经见效,但疫情还是最大的变数,再多钱流入市场也好,也难以扭转人民的悲观。经济萧条还是蓬勃,市场情绪是关键,本来政府用大堆钞票砸在我脸上,我应该很开心,但新冠的阴影实在太巨大了。
 
目前民间有呼声希望政府延长暂免还贷三至六个月,我以为此乃权宜之计,但十分必要。虽说该还的,迟早仍得还,可是多三五个月的缓冲,足以让更多企业储备金流,倒闭潮就不那么严重。
 
首相请我们多花钱,是叫我对前景更消极了。你从小到大,哪有长辈这么教你的?这就是为什么首相的话听起来味道怪怪的。在凯恩斯理论中,应该多花钱的是政府。首相这么呼吁,难道政府也花得七七八八了?大热天中我打了个冷颤。
 
 
2020.07.21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