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低头

胡枫饰演律师代表主角郑少秋打官司,对方律师由关海山饰演,曾是剧中胡枫的师傅,代表反派曾江。看《誓不低头》时我才十四岁,故事全忘了,就只记得这幕法庭戏。
 
法庭上胡枫得知连最后的证据也被销毁了,悲愤难当,撕毁了原来准备的结案陈词,破口大骂没天理。法官严厉警告他,再不收口,就告他藐视法庭。谁知胡枫高声回答:“是啊,我就是藐视法庭!”
 
然后,他走到恩师关海山面前:“你不是教我说法律是正义的吗?你却在帮坏人?”
 
他指着关海山一字一字的吐:“你!点!我!”
 
少年的我对“藐视法庭”这个词感到十分疑惑,“藐视”不就是一种态度吗?偷窃犯法我明白,伤人犯法我明白,这些都是行为,那为什么心里抱有某种态度就算犯法了?
 
怎样才算藐视呢?我用45度斜眼看法庭,算藐视吗?我抬高鼻子走过法院,算藐视吗?法庭错判无辜者入狱,有人批评司法程序,算藐视吗?像中国那样立法打压言论自由,法庭把示威者入罪判刑,这样妥当吗?如果司法程序变成为贪官漂白的洗衣机,还要如何尊重法庭?又比如说,有人在你家门口举大字报批判政府,结果政府却把屋主控上庭,道理说得通吗?
 
不公不义的事情就在我们眼皮子下发生,法律是死的,奸官未死,可能扭曲法律对付异己。某前议员对我说,我们当政时纵然错漏百出,至少确保言论自由,媒体人民可畅所欲言,监督政府。现在不一样了,明明是别人举大字报,居然要控告屋主,大家能不人人自危、从此噤若寒蝉吗?
 
于是,我也不敢乱批时政了,唯有和你谈三十年前的香港无线电视连续剧,目前大概还没有法律制止影评吧!胡枫的表演激动人心,惹得连我也想去揪出所有曾告诉我法律公正的老师,指着他们的鼻子大喊:“你!点!我!”
 
轮到关海山陈词时,他居然主动提呈曾江的犯罪证据,连自己的代表律师也倒戈相向,曾江就完蛋了。然后,关海山走到胡枫面前大声说:“我冇点你!”
 
胡枫释然,目光望向墙上法院的徽章,仿佛散发正义的光辉。小时候想得不够透彻,正义彰显并不是因为司法程序完美,而是因为关海山个人的良知,这样的做法只有在虚构的港剧里才会发生,现实不是这样的–
 
现实不是这样的,但我们誓不低头。
 
 
2020.07.19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