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志

钱门推开时他愕然
经文中预言的金淫
未如狂潮涌入
权杖仍然悬在半空
那根强硬的
将握在手里把弄的
要在土地上舌头后面
划下铭字以及爱情的
 
他黑犬黑犬折反
荆棘却趁夜偷蚀版徒 
再难寻觅那些走插了的来时路茎
他开始思念镜头里湿漉漉的影像
世界暂时是一张温暖的被辱
镜头外残忍地撕碎成条状的恨意
他冲出暗房
从此叛若两人
 
披上婊里不易的大衣
往厚门走去
执拗地推开禁忌的重量
终于找到自己的光亡
他微笑着
走上爵禄
 
2020.07刊于星洲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