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与再亡

我本来不知道《重生:新马来西亚的改革、阻力和希望》这本书,直到有人抗议封面设计侮辱国徽,可是我看来看去都不像,比较像是抗议者在侮辱人民智慧。
 
我们必须尊重国旗、国徽,这理所当然。先别说国家,就拿你的脸来说好了,如果我刻意把你画成小丑,这不是很没礼貌吗?但是,如果你坑了我几百万,我好像又有生气的理由,不能全怪我了。
 
但换个角度来说,倘若我是艺术家,我觉得你的脸很有气质,在画中重组你的五官,你也没什么理由生气我,我这样创作是在恭维你。据知《重生》的封面正是取材自油画,难怪惹麻烦了,很不幸的遇到不尊重艺术的政客借题发挥。
 
说这画作侮辱国徽,是很牵强的,任何徽章都有类似的构图。你想想,每个人的脸都有五官,组合起来就是不一样的脸。我长得丑,难道你说我的存在侮辱了金城武?
 
当然,这样的讨论,只能和有点常识的人进行。如果对方不知艺术为何,那就说不下去。如果对方心里有鬼,那就更加甭谈。挑起这个议题的,果然不是在野党的人。《重生》一月出版,谈新马来西亚,即是那个刚刚被旧人从后门换掉的新马来西亚。可能这书的主题很让旧人受不了,但是又懒得读内容,干脆就用封面来做文章好了。
 
内政部长下禁令,《重生》变成禁书。我真为作者不值,做书很辛苦啊,结果人家居然不读内容,单看封面就把它禁掉了。
 
在这资讯时代,什么样的内容都可在弹指间取得,禁一本书其实已经没什么意义。可是,禁书真正的效果不是在于限制你能获取什么资讯,而是通过对付作者、出版社,向普罗大众昭告谁才是掐着你颈项的老大。要看老大脸色的言论自由,算不算言论自由?
 
此书名诡异得很,仿佛预言,国家重生了,开始改革之路,如今果然遇到了阻力。那么希望呢?
 
希望还在争论着,谁当首相比较好。
 
 
 
2020.07.05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