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干涉不了的他国内政

谷歌对马华中委周国和“不公平”。我不识此君,故搜寻他的名字,但出来的结果都是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反驳周国和的言论。谷歌无情,只看数据,哪个网页最多人关切,就推到最上方。比如说我有一位朋友和国际巨星同名,谷歌、社媒永远找不到他。如此看来,马华在网上还是四面楚歌。可是,周国和挑起的议题,确是刺中我心中的矛盾。
 
我也明白各党之间就是要你一三五、我二四六的定期放箭,有时神准,有时射偏。周说香港示威破坏民主,就射到沟渠溅了自己一身污水,叫我喷饭,请问贵党最近是如何执政的?但那些不是我要谈的事,只有一个重点值得深思,即是周批评查尔斯何以参与联署抗议中国决议起草“港版国安法”,他说此举等同干预他国内政,破坏马中密切的友好关系。作为执政的成员党,马华必须这么说、这么做。
 
1974年5月末,大马首相阿都拉萨赴中访问,会晤毛泽东和周恩来,自此两国建交,于31日发布的联合公报中有几个相关重点:两国政府和人民“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马来西亚政府承认只有“一个中国”,这原则不曾动摇。在希盟执政的短短22个月间,虽说来不及发生什么事件考验这个原则,但我相信不曾改变。为什么呢?2019年马中贸易量创新高,逾5千亿令吉,中国是我们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查尔斯说他有言论自由,而且是东盟捍卫人权主席,无论是代表自己或组织都有权发声。他揶揄周是否受党章所制,不能畅所欲言?但若此刻还是希盟执政,查尔斯还会不会这么做?还“能不能”如此“畅所欲言”?且试把这个困局套在我自己身上,若我身负国家大任,路见不平时还能否像游侠般任意拔刀呢?如果这条别人的崎岖道路,恰恰是我肩上人民的繁荣之路,我这么一挥刀,救了别人却毁了自家生计,这中间的对错如何算计?这就是我说的矛盾。
 
周质问行动党的态度是否和查尔斯一样?查尔斯只能代表自己,面对这个问题,曾经执政且希望再执政的行动党无论如何都不可表态。前港督卫奕信于2019年反送中事件中发言,说外人不该教港府怎么做,这视频如今似被翻炒,附上“香港属于中国”这样的标题,不深究的话看起来好像是为国安法背书。撇开网军宣传手法低劣不谈,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吁请英国及G7成员国反对港版国安法,美国恫言可能因此制裁中国,其实都在用本身国家的制度和价值观,违背“尊重主权”的原则,去批判国情截然不同的中国如何施政。人权和自由难道不是普世价值观吗?也许是,但中国显然不在这我们认识的普世之中。若中国从它那个世界伸手干预我国,我们必也同样不以为然。
 
我同情香港,被粤语歌、港剧、港产片喂养成长的,怎不认同香港呢?但马华这回怕是做“对”了,我们需要让外交伙伴看清我国政府的态度。至于我们,恐怕只能在外面为香港点起一根白色的蜡烛。
 
 
2020.05.28刊于星洲
 
延伸阅读

《马华和Apple有什么不同》

《我的最佳影片:国民》

Similar Posts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