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彪坑人事件簿


这是一宗疑案。

四天内超过30位地产经纪联络我,电话、简讯叮叮叮叮,我接第一通时很懊恼,以为他们不知从何处非法取得我的资料。一些机构非法交易顾客资料库,已非新鲜事,比如说银行代理三不五时来电推销信用卡;连慈善团体也这么做,我捐助甲团体之后,乙丙丁戊己庚辛也来骚扰。后来细问之下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些地产经纪并非购得我的资料,都不约而同说是“我”主动在他们的广告上填表,这就挑起了我福尔摩斯那根筋。

有一个人,或几个人,一直守在脸书前等地产广告出现,因为在脸书里只能搜寻人物或贴文,无法特地搜广告出来看。这一个人或几个人,暂且称之为”傻彪“。疑犯傻彪等到一则产业广告出现后,填入我的姓氏(没有名字)和电话,以及捏造的电邮地址。然后再等到下一则广告,又再填一次。天底下真会有如此无聊的人吗?我很难相信。

孙子说:兵以利动,意思是说用兵要把利益摆中间,道义和仇恨都得放两旁。我也读过一些经济学的书,相信影响人类行为的最大诱因是利益。比方说政府想减少市中心车流,说什么共车、环保都是无效的,立竿见影的做法是收取过路费、提高停车费。傻彪这么做,一定也有利益。只要知道谁能在这”恶作剧“中获得利益,就能知道傻彪是谁。

每个联络我的产业经纪都是受害者,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脸书打广告,得付广告费,有些经纪告诉我,每次有人填表(lead form),他们就得付出RM10-RM30不等,每遇到一笔假资料,他们就损失了一餐饭。在这个阴谋里最直接获利的就是脸书,但很难想象这家市值几百亿的巨无霸公司,会去坑产业经纪30餐麦当劳。脸书还是我的疑犯,但嫌疑最少。那么,还有谁能获益呢?如果产业买卖成交,获得最大利益的自然就是发展商了,发展商就是傻彪!

这个傻彪把顾客资料输入广告表格,促使经纪联络潜在顾客。为什么傻彪不亲自联络顾客呢?因为发展商受个人资料保护法令约束,不能直接使用顾客资料,所以通过表格秘密供应资料给经纪,而且自己免花广告费。不过这个推论在第六位经纪联络我时就被推翻,因为发现他们都在推销不同发展商的项目,个别发展商不可能联合起来干这件事。再者,发展商要泄漏顾客资料,直接交给经纪就是了,经纪们无任欢迎,才不会举报米饭班主。所以,发展商不是傻彪。

有几位经纪问我:会不会是有人要整你啊?这么说,傻彪或许是我的仇家。但我应该没有这样的仇家, 虽说我写了千篇文章,难免会不知得罪谁,但这些人能读我的文章,一定也笨不到哪里去,怎么会像傻彪那样守着脸书填表格?我问经纪们,只有我的是假资料吗?不是,这样的事常常发生,他们依照表格资料联络顾客时,有一成至三成的人都说不曾填表。所以,此事并非针对我一人。

发展商不是傻彪,仇家也不是,矛头只好再次指向最后的嫌疑犯–脸书。没错,脸书不会贪图这几百块广告钱,但如果这不只是几百块的事情呢?若脸书真的是傻彪,它就不必傻傻守住电脑等经纪的广告,可以用”机器人”(bot)自动填写成千上万个表格,数目就很可观了。呵呵,真的可观吗?脸书2019年的盈利超过180亿美元,就算它把全马经纪都坑上百遍,那些钱也还不够它塞牙缝,值得冒犯法的风险吗?当然不值得。

脸书不是傻彪,但它的员工依然有可能是。假设脸书给东南亚区设定绩效目标(KPI),达标可得丰富报酬,那么员工就有动机造假。我想象脸书内部有一个暗黑组织,就叫“黑脸团”,专门作弊以提升业绩,换取丰厚的年终奖金。可是话说回来,脸书盈利以百亿计,广告收入涌着进来,还需要造假吗?脸书在本地的团队只服务广告代理和大品牌,其业绩目标一定也是天文数字,要坑多少人才能达标呢?如果坑上数以万计的人,肯定迟早东窗事发,能在脸书上班的人必然不那么笨,大概也不是傻彪。

某经纪问我,是不是有人盗用了我的帐号,用来登录广告呢?这完全不可能,我的密码秘密得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并非夸张,的确如此,资安措施的细节以后再谈),此外我启动了双因素认证,就算别人知道我的密码也无法登入。所以,我才怀疑有黑脸团,因为只有掌握脸书内部系统操作,才能方便地填写假资料。

不是黑脸团,不是脸书,不是仇家,不是发展商,究竟谁是傻彪?我想疯了,于是和弟弟周若涛商量,彼此都很好奇,但全无头绪。若涛问,你是不是梦游时填广告表格?我内心深处很爱很爱产业经纪,半夜梦游时开电脑等产业广告填表格。傻彪就是梦游中的周若鹏。

我再和所有受害的产业经纪稍作讨论,还是行内人比较知道行内发生的事 — 产业经纪说最可能是傻彪的,就是产业经纪!经纪之间是竞争关系,填写假资料可以消耗对手的金钱和时间资源。再者,如此恶劣之人,业绩也好不到哪里,拍苍蝇太空闲,有时间耍手段陷害对手。至于为什么选用我的电话,也许是随机的,抑或因过去没有成交而怀恨。傻彪很可能就是一位产业经纪。

但还有一个问题未解决,傻彪怎样用一个记有我电话的假帐号去填写表格呢?假设我要当傻彪,能怎么做?首先要注册假帐号,在脸书注册新帐号可用电话或电邮,我用电话号码去注册,竟然通过。再注册一个,也通过了。也就是说,同一个电话号码可注册多个帐号,傻彪也能用我的电话号码注册新帐号啊 !我发现了脸书的资安漏洞!

Well,当然不是,要用电话号码注册帐号,脸书会传简讯到手机确认,我手机的保安也是密不透风的,理论上无人可盗用。有本事绕过这重重保安的人,理想应该不会是当产业经纪,而是软件工程师、骇客,在矽谷上班。再者,脸书虽然可自动填资料,但可手动修改。产业经纪依旧最有可能是傻彪,但怎么填假资料呢?解决不了这疑问,也不能确定他就是傻彪。

谁能捉到傻彪?应该只有脸书能,而且不难,只要检查后台的填表记录,就能知道填表人的IP地址。什么是IP地址?每部连接网路的电脑都有一串独特的号码,是电脑的”身份证“,填表时必会被后台记录,追踪此号码还可找到电脑的地理位置呢!但是,如果傻彪够小心,他在作弊时可以使用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VPN像是一部代理电脑,犹如毒枭手下的跑腿,能隐藏罪犯的真实IP,中国网民就是用这办法翻墙的。但除非警方介入调查,脸书才懒得理会,我想举报此事,可是在看遍脸书网站以后,根本没有合适的管道可联络。

这宗疑案说到这里,你们知道谁是傻彪了吗?脸书不是,忙着鲸吞海量的广告费;黑脸团不是,忙着应酬大广告客户;发展商不是,忙着建房子;产业经纪应该也不是,忙着追下一个客户。我想不到答案,可断定我不是福尔摩斯–

傻彪只能是我,我的政府被偷掉了也无能为力,还妄想伸张这小小的正义。能为这样的事情思考个几天,我不傻,谁傻?

然而能改变这个局面的,只有靠够多的傻子。被干扰的用户,以及被欺骗的地产经纪,必须不嫌麻烦,一起向脸书投诉,请他们改善系统,确认填表者身份,而不是收了广告费后就袋袋平安。

2020.05.21刊于访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