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解中共乞人憎

1997时我是无知青年,香港回归却不可能不知,当时觉得匪夷所思,一国真可两制?五十年不变难道不是麻醉港人的说法吗?五十年后又如何?

也许中共的想法是先把地方收回来再说,反正有半世纪时间等这一代人通通死掉,同时慢慢同化新一代。可是他们看不到一个重点–自己很”乞人憎“,这是很大的阻力。乞人憎的人就算照镜子也不会发现自己乞人憎的,从阿灿一路升级到强国人,除了中国人以外还是没几个人喜欢中国。为什么?

乞人憎是一个状态,未必表示它做错什么。近代中国本该是则励志故事,穷小子发奋变巨富,应受万人钦佩才是,问题就在于这小子患有”自闭症“,是《良医》里的墨菲医生,是《谁是被害者》中的方毅任,他脑里有一套和全世界都不一样的价值观,其他人崇尚人权、自由、民主,他往另一极端走。但谁能挑战说他这套想法不好呢?他的确凭此发迹啊!

若把世界当作小学课室,中国就是班上的怪咖,本来会惹人霸凌的,偏偏阿中他高大威武,二头肌比你两条腿还粗,而且成绩出类拔萃,校长老师都喜欢得不得了,还让他当班长。他放学时有防弹房车接送,保镖都配戴AK47。现在他说隔壁班纪律不好,要连隔壁班班长也当了,你有意见吗?他没做错什么,但就是乞人憎。

乞人憎是很麻烦的,阿中要在隔壁班订立《逃学条例》,不管用意为何,全校群起反对。为了反对所有人的反对,他又要制定《国安法》,这下子连邻校也加入反对。阿日侵略不知几所学校,阿德还到犹太学校放毒气,还不比阿中乞人憎,这不是很耐人寻味吗?

说到底是因为阿中自闭,没法从他人的角度看事情,故此态度欠佳,手腕不高明。阿德有错认错,态度胜过阿中,然后自强不息,科技产品渗透全球;阿日死不认错,不过给你看很多动漫、日剧和AV,运用软文化的影响力。阿中目前的做法是”硬销“,老希望在短期内见效,以为够多人看春晚歌颂”祖国伟大“,就能赢得敬重。

阿中心底渴望得到认同,其实同学们也想和阿中和睦共处,但彼此都不了解对方的作业系统如何操作,像Apple iOS和华为鸿蒙。我大学时有一中国同学,一回请我帮他拍照,用我的相机和菲林,当年冲洗照片是要花钱的,但他收下照片时却完全没有还钱的意思,匆匆道谢后递给我两条香蕉。我拿着香蕉,不知还能如何开口讨债。

我依旧认为他不是故意逃避的,只是我俩思想和沟通方式不一样。这些年来也认识一些中国朋友,老觉得彼此间有种难以言喻的沟通障碍,两人谈话本该像球赛般你来我往,但我的感觉是这样的:我从这个场发羽球过去,他在旁边的场打网球回来。对方一定也在想,我这个人怎么如此古怪?但和另一组中国朋友却没有这样的障碍–他们长期在外国工作。

如果阿中学会用他人的角度看事情,就知道隔壁班阿港是尝过自由的小鸟,要把它关进密不透风的牢笼,它怎可能不顽抗?真让你强硬地关了起来,除了死,没有其他结果。连小鸟也要弄死的人,怎么不乞人憎?

阿台在对面那班,静静地看着。

2020.05.26刊于中国报

4 thoughts on “点解中共乞人憎

  1. 问题在于,大部分的人不知道,啊中是个非洲和尚(乞人憎)同(神擡猫屎)神憎鬼厌。。。。。。

  2. 你说得对。华夏的确强硬,不灵活,不体谅别人。可能是一种虚骄又焦虑的状态。可能是缺人文教育造成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