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放走大鱼之前,先放小鱼

要放走大鱼之前,先放小鱼。我们不是不知道,大费周章换掉渔网,勉为其难捧出个弱势渔夫,为的就是放掉大鱼。大鱼已经呵呵地说漏了嘴,待我出来了才谈,我们怎会不知道?
 
水族管理层也知道我们知道,也不知是仅余的一丁点羞耻心作祟,还是这些年来戏已入骨,在放掉大鱼以前,必须表演一番。应该和羞耻无关吧,鲸吞亿万皆捐款,连录音都公开了,还能睁眼说瞎话。
 
如果良心曾经存在,他们用贪念的刀每天割下一小片,起初鲜血淋漓,痛不能寐。但良心不能埋没罢了,它会在土里蠢蠢欲动,动摇土上的金山银山。必须把良心割除,彻底消灭,然后才能专注于如何搜刮更多、如何逃的更干净,成为完美的贪婪机器,
 
但他们仍旧需要演。那些规条还是存在的,法典是撑住天空最后的几支大柱,他们再怎样肆无忌惮,也不能轻易撞倒,必须绕过,否则天还是可能会塌下来。于是,规定管理层要开会还是得开会,但只开一小时,什么都不谈,大家来“嗨!掰!”
 
本来小鱼放了便是,且回归自由的大海无法无天去吧!但这么做天可能会塌,塌了就会压坏金山银山,所以小鱼必须把偷喝的水吐回一半,他们就依照烂剧本这么演了。各位观众,这吐出来的水,回到哪里去呢?即将出场的大鱼偷偷地笑。
 
要放走大鱼之前,先放小鱼,像暴风雨前的阴天,让你知道阳光渐远,好调适心情备伞躲雨,不会对天怒吼;像烂电影的预告片,让你先开骂,骂得累了,电影正式上映时只剩预先买通的影评人在说好话。这种伎俩观众已不知领受几次,比如燃料涨价前先放谣言,然后找个家伙公开否认,之后才真的涨价,那时候你连骂粗话都没力了。
 
小鱼放了,那锤子一敲下来,它便清清白白重新做鱼,没谁再能动得了它,这就是那几根擎天巨柱的神力。上一届管理层本来说好要改革,到他们管理巨柱、掌握无上权力时却犹豫了,落得如今局面。待那锤子再敲第二响时,大鱼即将大剌剌的游走,对全世界宣告:有什么好羞耻的,老兄?
 
别误会,我都在说鱼的事,说神话、童话、寓言、鬼故事,不是在说人,这些畜生行为怎配为人。
 
 
2020.05.17刊于南洋

又:为什么会有黄色的部分?先卖关子,后天给大家解释。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