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信任动议

”那些在演艺圈的,那些乐团,我觉得他们不那么困难,因为他们要计划事情是容易的,我只关心像那些旅行社,那些导游……“尊贵的旅游艺术文化部长南茜苏克里在电视上受访时如是说,艺术工作者听了光火,一些团体如ReformArtsi Coalition还发文告反驳。我说嘛,你们吵什么?部长都没在说你呢!

我看了那小段访谈,所看到的部长对艺术的认知是唱歌跳舞罢了,画家、作家、剧场艺术等显然丝毫不在考虑范围内,君不见她一直重复强调歌唱比赛有多成功,快到官网去看详情,我还真去看了,参赛办法是自录弹唱旅游主题曲或小品演出。这是什么层次的艺术?

好吧姑且当它是艺术,又如何帮助艺术工作者呢?部长也承认这样的比赛帮不了所有人,显然只帮到优胜者,也即是十几个人。怎么帮?奖品是什么?三天两夜本地旅游配套,不见奖金。这时候送旅游配套,虽然未必需要立刻使用,还是要问主办单位”攞景定赠庆”?

这视频的标题一针“溅”血:“艺术被遗忘了吗?”前朝政府(希盟暂时变前朝)执政时艺术被边缘化,从拨款仅五百万令吉可见一斑。如今部长连艺术是什么都说不上来,依她的说法,画廊可以上线,万事皆可网上解决。意思是,壁画家改画电脑桌面和手机的wallpaper?装置艺术家改做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请艺术工作者自求多福,这些年来不也习惯了自力更生?

可是现在情况很不一样,让我们光火的主因是她说”容易“。所有活动喊停,就说部长认识的唱歌跳舞吧,工作机会归零,收入也归零,想自力更生也不成,怎么“容易”呢?说的也不止是表演者,还有灯光音响等的周边行业呢?不吃饭喝温水饱吗?

艺术被遗忘了,忘得有多干净?财政预算案为大马旅游年拨款11亿令吉,旅游年取消了也没考虑转一些零头给艺术界。我知道旅游业者也非常困难,这毫无疑问,连部长也知道。我朋友的朋友开旅行社,说三年来赚的钱在两个月内消耗殆尽。难得部长特别垂注,然而目前完全看不到全面的想法,恐怕旅游业者和艺术工作者一样,要自求多福。

好像也难怪,才上任两个月,也不知道过得了5月18日国会那关吗?敦马提呈不信任动议,万一成事这批部长就失业了,这时候何必做那么多工作?要计划要作秀,自会等18日尘埃落定以后。无论动议通过与否,总之对于这些政治人物,我们已是无可逆转的非常不信任。

2020.05.10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