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开工,会否功亏一篑?

终于能开工了,本来我很振奋。同事弱弱的问:“老板,星期一你可以不要来公司吗?”

“怎么了?”

“我们轮流到公司,减低风险。”

我本觉得她多虑,然而其他同事也建议尽量在家上班,一大理由是托儿所尚未营业,父母得轮流照顾孩子。就算托儿所开门了,这阵子也不放心让孩子长时间留在那里。

我还是很想开门做生意,可是连单身的小帅也不想到公司,我问:“你也有孩子吗?”

小帅说:“没,可我是别人的孩子。”

有些机构如理科大学依旧要求员工居家上班,吉、雪、森、沙、砂五州政府也没打算完全按照中央的指示放松行动管制;逾40万人网上联署要求政府继续执行管制令,我渐渐清醒过来,此这复工可能超级笨。

当初实施管制令时,我并未觉得政府特别聪明果敢,因为那是形势所逼底下必然的做法,不管制才是自取灭亡。这一个多月来经济受重创,国家损失每日数以亿计,或许政府希望稍微止血才尽早让大家复工。

可是,你知道马来西亚人的“款”。疫情未恶化之初,有人觉得大型集会是OK的,神明会保佑;管制令实行期间,有医生觉得外出跑步时OK的,也有情侣觉得外出庆生是OK的。待管制一放宽,总有些人会更加肆无忌惮,第三波疫情可能就在前面埋伏着,叫我们前线的医务人员欲哭无泪。

我还是去听听山哥诺希山怎么说,这时候他是唯一可靠的人。他的老板是政府,不能唱反调,只能在公开信里说:“这场仗我们还没打赢。”苦口婆心地劝各方严守社交距离,以及做好其他防疫措施。这场世纪之战明明还要打很久,目前每日确诊人数明明还在两位数(刚刚又过百了),究竟是什么数据给政府信心放宽管制令呢?我不知道,只知道那数据前面的符号是RM。

叫我纳闷的是,若说病毒潜伏期是14天,那么在第二次延长管制令的时候,每日确诊人数应该要渐达谷底才是,但发展并未如预期。就算大家再禁足十天,也未必真能让每日确诊人数达到个位数。若十天后才取消行动管制,第三波疫情还是有可能发生。

也许现在放宽管制和十天后放宽,危机大致相同。就算是十天后才取消管制令,以后我们还是一样要保持社交距离,常常戴口罩、洗手,一直到疫苗出现为止。世界不一样了,他们一直在说的“新常态”,我觉得抗拒,但不得不承认。

2020.05.05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