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工咯!

行动管制令来到尾声咯!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真的。上班族有多久不曾那么期待星期一了?上一次对上班充满期待,大概是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的第一天,以后天天都是“周一蓝”。
 
期待上班有几个理由。第一,这两个月很扑街,说“缺钱”不足以表达那种沮丧,需要这更强烈的词。“扑街”有多强?它正逐渐爬入世界各语言,你看连国家语文字典也收录pokai就知道了,意思正是千金散尽回不来,穷途末路,油尽灯枯。全世界经济同时因疫情而衰退,当全世界人发现他们的语言都缺乏一个强而有力的词来表达惨况时,就只好借用我们的五千年文化结晶,优秀且睿智无比的中文 — 扑街。
 
扑街的感觉这么强烈,不止是因为过去数月诸事停摆,其实老板们没有闲着,比较”幸运“的还能忙筹划减薪裁员,比较不幸的关门大吉,且看一家家企业骨牌般倒下,曾是领头羊的广告和出版公司结业,从此熄灯的酒店已不知有几。感觉特别扑街,是因为明天真的不知会怎样,此街前雾茫茫。如此,怎能不期待星期一上班?你还能上班啊!何其幸运!
 
第一个期待上班理由那么惨烈,应该说说第二个比较开心的–终于可以逃离伴侣了!我说的是伴侣,无分男女,没特指老婆或女友,绝对政治正确(懂我的人懂)。哎呀,当初喜欢对方而选择在一起,不就是要朝夕相对吗?没错,朝夕而已,中间那段时间不算。
 
再亲的人也是两个人,想法和生活习惯不可能完全契合。平常你看不顺眼他喝水以后不马上洗杯子,一天看两三次也就算了,现在一天看八九次,就算他是圣人你也会觉得面目可憎,因为人类天生总会把坏事放大。行管之初有人曾开玩笑说,明年会出现一波”行管婴儿潮“,那必定是单身狗”想得不可得“一厢情愿的想法。现实情况是若行管再不结束,分手的分手,离婚的离婚,不是看心理医生,就是进精神病院。
 
美好的星期一即将到来,本该十分熟悉的工作日常,似乎变得有点陌生了,像重拾第一天上班的兴奋,甚至连久违的交通阻塞也让人充满憧憬。疫情未过,切勿放松,面前的难关还多得是,大家能保持这样的能量,都能闯过去的。希望不要扑街,不过就算扑街也不要紧,重要的是能重新站起来。
 
 
 
 2020.05.03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