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字的文盲

“翻译很烂!”“读不懂在写什么XX!”XX当然就是粗话了,骂得我心里淌泪,不过却不是为自己难过,而是为他们难过。

马来作家Faisal Tehrani最近发表了一篇广受关注的文章,以文学手法暗讽政治状况。他请我翻译为中文,希望华人读者也能看到马来社群的心声。文章我本来搁着(因为懒惰),打算回拒,后来连续好几个朋友不约而同大力推荐,我便回了简讯给Faisal:“太多人说好,我不得不接此任务了。”一读之下,热泪盈眶,我请擅写马来文的林宏祥支援我,开始翻译《屋后的华人肥佬》

我知道这是好文章,毋庸置疑;我翻译得不错,这基本信心我也有。但在文章刊于媒体脸书页后,出现了许多如上的留言。文章难懂吗?只要对时事稍有关心,只要稍有联想力,真的一点都不难懂。为什么这些读者会完全不明白?而且语气中似为自己读不懂而“骄傲”,责怪媒体、作者、译者发布废文,以无礼谩骂抬高自己的地位。你若以为我责怪读者,那又不是,叫我忧心的是教育。

如果完全读不懂如此浅白的文章,只有一种解释:他们从来不曾阅读文学,没有这样的阅读训练,文字若非平铺直叙,就无法消化。我本来也不觉得文学有多重要,现在却觉得非常重要。为什么呢?因为阅读文学时,读者需要“参与”作者建构的文字世界,不能像看电视、读新闻那样只是被动地吸收。这个“参与”的过程,能锻炼读者的思维,建立联想力,以致能看到一件事情的多面。这种锻炼成果的用处也不限于阅读,灵活的思维可用于思考、解决工作、生活上的种种难题。

那么,为什么会有人完全没接触文学呢?或者更悲观的说,为什么这些人完全不阅读呢?一大理由是课外阅读对考试成绩没有直接帮助,课业抹杀了阅读乐趣,阅读习惯培养不起来。如此功利主义培养出来的学生,人文素质难免低落。这,对生活有什么坏影响吗?似乎不严重,他们还是可以生活得不错,留言者中有的还是老板呢!但,难道你不希望自己心灵更丰富、生活更有趣吗?那就是文学艺术能给予的。

这一代人,比如那位老板,是来不及援救了,死脑筋已经定型。我只能寄望下一代,却无法指望乱糟糟的政府能为如何改革教育体系。比较能指望的是相对自主的华文教育,也许还比较灵活。华教培育出来的不该只是“懂中文”的人,而必须同时具有文化素养,能独立思考。可是谈何容易?如果下一代孩子的父母正好就是这一代以不读书为傲的死脑筋,要求的仅仅就只是孩子成绩好呢?学校能不屈服吗?

 

2020.04刊于南洋

1 thought on “识字的文盲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