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抗疫不如中国?

新冠病毒本叫武汉病毒,现在政治正确的名称是“新冠”。新旧名称引发多番辩论,一边认为以地名取名无碍,约定俗成,含历史记忆;另一边要依循世卫指示,病毒名称不应使用地名,因含贬义,恐带歧视 — 为孩子取名也未必花那么多心思和唇舌。
 
我猜想罢了,无从证明,这争论只存在于中文世界,对一大部分人来说,是以亲中与否为分水岭。最近发表了相当受落的文章,主题是Zoom,某些读者留言说文章的唯一缺点是使用“武汉病毒”这个词。文长近两千字,不说别的,就特别关注那四个字。其实我是故意用“武汉病毒”的,只是调皮,看会激到什么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把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广泛引发不满,不过争议很快就过去,因为他每天都在做让人不满的事。中国疫情受控,已经解封,而美国竟演变成感染大国,世界之首,我不禁在思考两国中间的差别。
 
我很喜欢美国的科幻系列Star Trek,若你不是铁粉,我稍微讲解一下。世界在未来已是大同,要面对的是外星人。美国剧组设计外星人,自是从美国视角出发。奸诈的Romulan可能是以冷战时的苏联为原型,好战的Klingon是美国人眼中的“第三世界”,而最大威胁是Borg,那是一群超高效率的半机械人,全族思想相连,“全民一心”,可同时执行一件事。这,是否有点像中国?
 
在大多数人否定的中央集权制度底下,中国的确跃进为世界经济强国。新冠病毒危机发生时,要封城就封城,说锁国便锁国;要建医院,动员七千人,十天内建好。中国的效率像Borg一样,匪夷所思。
 
在关键时刻,美国的民主自由似乎反成了绊脚石。总统说要封城,市长不赞同,扰攘了一阵子,错过了防疫的宝贵时机。民间有像格拉罕.烈哲这样的新闻主播,说行管违反自由,鼓动民众出门活动,也必会有人附和,使行管更难完善。
 
比病毒更大的灾害恐怕是特朗普。若有优秀、强势的总统,比如克林顿、奥巴马,还是可能以法律、魅力和外交手腕说服各方合作。可是,特朗普脑子里的词汇只有big和great,自以为是,排斥异议,老和媒体搞对抗。抗疫若做不到全民一心,难成其事。更叫人担忧的是疫情过后,这样的领导人能否把美国的经济从谷底救出?在世界角力场上,美国大概又会让中国追得更近了。
 
最初创作Borg的年份是1989年,当时中国还未强盛,美国仍是世界首领。剧组要设计一个比Romulan、Klingon更强的敌人,于是创作了Borg,也不小心预测了未来。
 
2020.04.14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