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么没有中文字幕的?”

首相宣布行动管制、元首演讲的视频底下,注意到一些华人留言:听不懂,有中文吗?有者甚至语带不屑。马来作家Faisal Tehrani写了一篇反映巫裔心声的好文章《屋后的华人肥佬》,希望华人能读到,请我翻译成中文--我们都很直觉地认为,大部分华人不读或不能读国文。你身边可有视政府部门为畏途的亲友?因为读不懂国文表格、无法以国语沟通。

90109247_10157307706797400_789491014220906496_n和网友讨论这现象,我们都认为主因是独中、私立和国际学校未提供学习国语的良好环境,独中还可能是种族主义、华人沙文主义的温床,如此当然惹来网民鞭挞,说独中支持我家出版社的书,怎能忘恩负义如此指责?怎对得起独中老师、华文教育?都怪我没把话说清楚,连忙像袁国勇那样撤文,免得“误会”加剧。袁国勇是港大微生物学家,直言武汉病毒由滥杀野生动物的中国引起,称之“武汉肺炎”恰当不过。陶杰说这“只是一个医生最终选择了科学和事实……尽管此一动作,在中国人社会,已经可视为壮举或者奇迹。”袁国勇很快就撤文道歉,面对何方压力心照不宣。那么,我说的独中马来文学习问题以及华沙主义温床,可有事实根据?

首先,独中课纲从未忽略国文,而且相当重视。以我母校为例,当年国文课节数排第三,考试成绩占比重很高,学生不得不注重。可是,语文学习绝不是每周八节课就足够的,你必须课外阅读、看国语影视节目、多和马来朋友交谈,在独中环境中这几乎不可能。撇开阅读风气下滑不谈,撇开课业太忙不谈,撇开过度重视成绩的功利心态不谈,若学生若还愿意读书,自然首选自己能掌握的语文,也就是中文读物,阅读国文书籍除非是老师指定,否则少之又少。看影视节目是为了娱乐,自也不会特地往难处走。至于交马来朋友,在独中生活圈子内也不容易。

难道其他学校没这样的问题吗?国际学校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也一样面对国文水平低落的问题。我身边有受英语教育的亲友,包括一些马来人,国文也不太行。最近武汉病毒肆虐,官方文告全是国文(这无可厚非),一位脸书朋友David Lim发现许多人无法及时消化,主动召集志工翻译成中英文。此举虽可嘉,但也凸显国文不够普及的现实。另一方面,以巫裔为主的学校面对不一样的问题,他们没有学好英文的环境,缺乏国际竞争力。

世界是平的(增訂版)当然不会有老师教学生种族歧视,我在独中求学时当然也没有,学的是什么?五千年优越的文化,这五千年从何算起?从中国算起。我接收到什么讯息?马来西亚是多元文化国家,当中以我们的最优越。我们那么优越,可是华教生存艰难,都靠华社支持,国家任我们自生自灭。这公平吗?《世界是平的》作者汤玛斯.弗里曼分析,一些穆斯林知识份子之所以成为恐怖份子,一大原因是认知落差,宗教告诉他们是古往今来最优秀的,而眼前所见却不是那回事,这样的落差使他们恼羞成怒。我们也恼羞成怒了吗?我的地理老师讲过种族笑话,取笑的不是华人。这种有意无意的思想传播,会在学生心里种下怎样的种子?

这样的华校生心怀恼怒离开校园后,继续在同温层中生活,因为国文不好,鲜少和他族交流,思维始终僵在那里。僵在哪里?请你到报章的脸书页、首相发布会视频底下读读那些留言,他们就在那些极端的、带种族歧视的无礼谩骂里。难道其他学校没这样的问题吗?国际学校或有优势,不同种族、国籍的学生互相交流,视野相对开阔;至于在国立学校里老师在说华人什么,我没听到过,不过你到马来新闻脸书页底下读读留言,这些人就是目前教育体系下产生的结果。种族主义、沙文主义的温床并不限于独中。

批评我的网友请你也想想,为什么我这个经历12年中文教育的独中生,以中文思考、写作甚至乎靠中文谋生的华人,还敢指出独中不足之处?真的是忘恩负义吗?难道我不知道“此一动作”,在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并不会被视为“壮举或者奇迹”,徒惹责难罢了?独中非常优秀,但并非全无缺点,我撤文再发,详细说明,乃爱之深。我大可选择沉默的,抑或为了讨好市场,尽说叫同温层鼓掌的话。可是,我后来认为作为相对少数的民族,还选择画地为牢在自己的国家活成唐人街,是一丁点好处都没有。若华教工作者身在其中或有盲点,那我觉得自己应该提供另一观点以供参考。

这不尽是华教的错,是政治环境如此影响华人心态,但关键是我们自己能否自觉自省,看到心态成因,才可能去抵抗。独中有先天限制,捍卫母语都来不及了,还能怎样照顾国文教育?就算目前没有解决方案,至少别让它继续恶化下去。大家自觉地学好国文,多交朋友,我们是马来西亚华人,不要只记得“华人”,而忘了前面的“马来西亚”。

 

2020.03刊于访问

2 thoughts on ““做么没有中文字幕的?”

  1. 个中也有阴差阳错

    。 地球上大部份的普通人本来就很难能同时操好两种语言。三语更加不堪。

    。语言基本上跟思维文化双向挂钩。

    。当大部份的我国人民/地球人都只能往其中一种语言发展,文化思维分歧自然就注定了。

    现在的尴尬居面的出现也是合理的:
    。巫族永不会放弃巫语
    。华族会继续捍卫华语,尽可能提升能力同时操两语,第二语言绝对不是巫语,因为没有竞争价值,华人就是很现实。

    这个局面,如果要有突破,有几个组合:

    。巫族提升学英语;华族提升学英语 (也因此华族比较能和印族沟通)

    。巫族继续专注巫语;华族,加倍努力变超级华族,三语精通。(这个几率低)

    。巫族极力提升,三语精通(这更加渺茫)

    讲到最后,第一组合:用英语做缓冲,这是最好的选择。新加坡就这样成就。

    阴差阳错的地方,把骨头都画出来:
    。巫语虽为国语,但没有经济/生存价值,
    。华人现实,不会去学没有经济价值的语言
    。巫族肯定要捍卫国语,但还没开窍之前,不愿意去操好英语,更不愿学华语。
    。华族同时操好华语和英语,已经是很吃力了,别谈要加把劲操好巫语。。。

    这个那么粘稠的浆糊问题,从宏观视角已经注定是千古不化的。

    唯有等待一个独裁者的出现强迫全国操英语为第一语言。

    届时,华语的确会被牺牲多少,但是华人可以力争上游继续捍卫母语。巫族也会捍卫他们的母语。情况不是那么糟糕的。

    乌托邦,我承认。

    可是,乌托邦是这个平衡方程式的代数。

    1. 说得很对。我没希望华族精通国文,只要能简单书写和阅读,应该不难。连我这个SPM考P7的都可以,只要不抗拒就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