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困愁城

四面墙。有电视。有网路。节目无限多。有不少好看的。看到第三集,你脑子麻痹。读读书吧,十数页后,脑子麻痹。也许睡个午觉。晚餐时间,叫外卖。外卖送到,你正要去拿,犹豫一下需不需戴口罩,还是懒得戴了。

本来约了聚餐,本来约了看电影,本来要看一场表演;本来你要出差,本来你主持活动。后来,你还是决定把自己困在家中。你埋怨那些罔顾安全办大集会的人,埋怨那些罔顾安全参加大集会的人,埋怨那些带病参加大集会的人。就是这些无知的人把疫情数字一夜之间拉高。埋怨是没有意义的。

250宗了,表面上看起来不算太多吧。关于新冠病毒的评论很多,多玛氏.佩约的分析特别让人忧心。官方的确诊病例,是待病人去看医生测试后才知道的。然在确诊以前,这些已是真实病例。佩约参考各国的统计数据,推算说假设当某区有若干确诊病例而无人死亡时,真实病例也许是8倍。套用在我国,此时的250宗确诊病例背后隐藏于民间的真实病例,或已超过两千宗。

你大可选择不相信佩约的计算,他原来不是医疗专家,而是工程师。然而他的逻辑没错,你要惧怕的不是确诊病例,这些病人都已隔离就医,你要害怕的是另千多宗未确诊的,不知在何处游走的。卫生部来得及追踪他们吗?

如果佩约计算正确,那么可能七天后那些真实病例都会浮现成确诊病例。西班牙人口大约是我国的一倍半,在6千宗确诊的点上,西班牙政府决定“封国”。如果佩约是对的,我国确诊病例在突破3千时,很可能也必须“封锁”。所谓封锁,不是限制出入国家、城市,而是限制人民出入自己的家。可是,你真要等政府颁布指示才有所行动吗?

我几天前就开始减少外出了。人是群居动物,需要社交,而如今在外头总提心吊胆,很不自在。这样的自由没了,特感郁闷,开始体会武汉人民的苦况。可是,中国的措施有效,湖北新确诊病例于2月4日达巅峰时,其实真实病例已逐渐下降,如今疫情开始受控。如果我们能马上果断抗疫,参考湖北例子,在本国确诊病例于3月底达巅峰以后一个半月,也就是五月初,疫情也应该受控了。

如佩约建议的,现在就警惕起来,限制行动,和他人保持距离,不要等政府指示。也许吧也许,不必到五月,疫情就能受控了。真的,现在就限制行动,愁一下没关系,暂时的--开始写这篇文章时,确诊病例199宗;后来文中数字一改再改,最后决定不要再修;翌日傍晚完稿时,已破400;到后日见报时,我估计会过千。

2020.03.17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