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国家前路茫茫

I was at KL tower and from there the view was so amazing with the haze surrounding the tall skyscrapers, sky covered with stormy clouds lighting up with the rays of setting sun.

我投票选出来的政府,可以一夜之间遭偷龙转凤。我像在睡梦中被人狂打耳光,醒来时头昏脑胀,必须整理一下思绪,才能找到方向。接下来的日子会怎样?
 
三年后,敦马差不多一百岁了,大概不能再领头。你想想,就算他再当首相,任期五年,他要做到102岁。你好意思要一个百岁老人为你打工吗?时评作家唐南发不喜欢敦马,但他的不喜欢有理性基础,结果他说对了大半。三国里曹操、刘备煮酒论英雄,不论兵力国势,只论领袖为人。
 
希盟得势,敦马是一大助力;希盟失守,原因很多,敦马、安华以及两党之间的猜忌和角力是一大理由,他以为能在诸党间游刃有余,谁知让马仔半路截胡。成也敦马,败也敦马。三年后再战,领军的应该只有安华了,敦马应该安享晚年。
 
不过,也有可能不必等三年,敦马是斗鱼,应该尚未心灰意冷。他掌握大多数议员支持,还有可能在短期内扭转乾坤。可是,执政党也会在这段期间积极“招揽”支持者,以建立执政的正当性,巩固政权。也就是说呢,大概会有一整年没有人做工,斗来斗去罢了,国家不会有什么进展。人民该自求多福,想想这三年怎么过。
 
也不是说政府没有想到人民的时候,但恐怕是思考如何煽动种族、宗教情绪,分化人民。只要把非马来人设计成稻草人,那么所有的惊鸟都会飞到那一边。我希望非马来人不要中计,甘愿成为脑袋长草的稻草人。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股市大跌,经济变缓,我取消了Netflix、Spotify,虽是小钱,但能省则省,眼前很可能是严冬,要平安生活。说到平安,希盟垮台翌日就有圈的朋友来讯,劝我写作要小心,收到“内幕”消息说新政府会严密“关注”批评者,真是风声鹤唳啊!前希盟政府纵有万般不是,至少给予人民言论自由。我不会停笔,但会换个方式说话,只要不是脑袋长草的稻草人,应该都会读懂。
 
倒是有一个行业会兴盛起来,那就是脱口秀。谐星Douglas Lim曾经在表演中说笑,纳吉下台了,他少掉了很多题材。这下可好了,题材肯定一堆。况且,此后真话都不能明说,我们就只好说笑话、听笑话,就这样发泄怨气了。
 
这几年,还要给脑袋除草。这些杂草是政客种下的猜忌、仇恨,解药是智慧,智慧来源是读书,以及独立思考。我们自己要长进啊!这几年若无法做出什么大改变,那么我们就自己修行,准备打下一仗。
 
只要不认输,对手就还没赢。
 

2020.03刊于南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