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政治像roti canai翻来覆去

中国朋友昨晚来讯问:你们政变啊?中国人只是不知道中国发生什么事,对国外消息还是蛮灵通的。
 
1938年英国首相张伯伦正面对头痛的事,当时希特勒扬言进攻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德语区,张伯伦不希望战争蔓延,决定亲访希特勒,要面对面了解此人。当时亲自见过希特勒的欧洲领袖极少,他像个神秘的黑影,所以张伯伦如此果敢的举措甚受支持。他和希特勒面谈后信其所言,志仅止于苏台德。不料希特勒得到苏台德以后便进攻波兰,世界大战爆发,张伯伦颜面扫地。这历史事件,马康.葛拉威尔在他的新书《和陌生人对话》中重新叙述。
 
安华等人和敦马相谈不知几次,数日前才召开记者会传达交棒的共识,几天后对面的各党就吃“共识晚宴”了。安华和阿兹敏肯定也吃过不知几次晚餐,怎么没嗅到不对劲呢?葛拉威尔说人类互相沟通总是预设对方诚实,凡事必先“信以为真”;这不是天真,而是为了效率,只有互相信任社会才能顺利操作;比如你在餐厅吃饭,结账时侍应生说总额你也就相信了。虽然这样偶然会受骗,但整体来说还是讲真话的人占绝大多数,相信别人比较方便。
 
用这“信以为真”的预设操作模式,遇到有意隐藏意图的对象,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张伯伦被希特勒耍得团团转,安华等人也蒙查查。若敦马哈迪真的重组政府,没错会叫一半选民失望,但我没忘记有另一半选民本来是投票给另一边的;我这边抗议,但他们也许就要欢呼了。况且,敦马熟知游戏规则,会做到一切合法(合不合理是另一回事),故此我对中国朋友说就算有变,也不能算“政变”,像周星驰说的:“你吹我唔涨,你拉我唔长。”不要再看中国宫斗剧了,来看我们的”官斗剧”,精彩得多。
 
敦马近百岁高龄,尚能如此翻江倒海,恐怕连曹操也自愧不如。昨晚他让全民紧张兮兮的等候重大消息,自己先回家睡觉,谁还有本事胆敢揣测敦马的心思?到底会重组政府吗?若重组,则仍旧马首是瞻,地位固若金汤。我们这一代人则非常幸福,有幸在五年内见证两次“变天”(加上下次大选就第三次),史无前例;若最后他突然决定不重组,也已经彻底展示其手段和影响力,希盟还有谁能作声?反对党也无能为力。
 
新马来西亚以后的新马来西亚,也像新冠状病毒那样有命名困难,要叫”新新马来西亚“吗?但明明就倒退了二十年,新不起来。马来西亚还是叫马来西亚,像朋友开的苦涩玩笑:马来西亚还是姓马。
 

2020.02.25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